(全本)(独家)申深陈哲明小说免费阅读-申深陈哲明小说大结局

2020-05-21 21:02

申深陈哲明小说名字叫《申深不喜》,是零异人创作的现言小说。泰格文学为您提供(独家)申深陈哲明小说免费阅读,申深陈哲明小说大结局。她也算得上是和我共过难的人了,第一时间传递消息这点交情还是有的。况且申辛媛被方艾睿折磨成那副鬼样子,一刀算轻了。

《申深不喜》精选章节

回到家里,申深直奔浴室。

而陈哲明则是将自己锁进书房里,原本满面春风的脸上顷刻间变得乌云密布。

只因为接到了一个跨国电话。

今天申辛媛给了方艾睿一刀?

打来电话的男人声音沙哑,独自一人站在异国的街头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们。

他戴了个棒球帽,又把卫衣的帽子盖在上面,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陈哲明冷笑,你消息够快啊。

她也算得上是和我共过难的人了,第一时间传递消息这点交情还是有的。况且申辛媛被方艾睿折磨成那副鬼样子,一刀算轻了。

你这话是意有所指?

我哪有这个胆子。

他沉默了一会,陈哲明也没有说话。

戴着帽子的男人知道,一旦电话打过去了,就会有人追踪到他的位置,可他不想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哥,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陈哲明手指敲击着桌面,面沉似水。

你配叫我哥吗?

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了一声,不论配不配,咱俩身上流的血都是一家的,就算你改名换姓,你也改变不了你是我哥的这个事实。

言易阳,你找死。

陈哲明唇瓣轻启,却是不威而怒。

书房里只有手机散发出的光量,陈哲明没有开灯,因为在明亮的灯光下他能看清自己的脸,那张与言易阳眉眼间极其相似的脸。

黑夜包庇的不光是人们道德上的羞耻,更多的还是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不堪。

陈哲明挑眉,你以为跟我打感情牌我就会放过你?

我当然知道光打感情牌是没有用的。言易阳顿了顿,这会儿邮件该发过去了。

什么邮件?

自然是哥不想让申深看到的。

你威胁我?

哥,我是在用我仅有的筹码求你。

申深洗完澡之后就去厨房了,她和陈哲明结婚之后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保姆阿姨只在白天来打扫卫生。

申深的手艺不错,她喜欢做,陈哲明喜欢吃,这样的融洽使她每天都有做菜的动力。

将菜一一端上桌,申深收到了方喻晚发来的微信消息。

冉冉,那个女人真的是你表姐!

那辆黑车直接就去了方艾睿在郊区的私人别墅里。

难怪他挨了一刀还不报警,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才短短几个小时,喻晚不光把整件事情分析了一遍,竟然连申辛媛的体检记录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不过也是,以申深对喻晚的了解,只要是有掰倒方艾睿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

申深回复方喻晚,不愧是你,江户川鱼丸。

她脱下围裙,往书房的方向走,正巧陈哲明从书房里出来了。

哲明,来吃饭了。

他应了一声,和她一起去餐桌上吃饭。

这顿饭的气氛莫名的有些低沉,两人皆是沉默不语。

还是申深先开的口,今天的菜不好吃吗?

好吃,冉冉做的都好吃。

申深指着他面前的一叠子菜,故意瘪嘴,别安慰我了,你碗里的米饭都见底了,也没见你夹菜啊。

陈哲明反应过来,连忙往碗里使劲夹菜,一大口一大口的往嘴里送。

申深扑哧笑了,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看你一直心不在焉的。

他见她笑了,也跟着笑,心里的雾霾烟消云散,我有吗?

申深伸手在脸上比划,你满脸都写着有心事呢!

两人把饭吃完了以后,陈哲明要收碗,申深赶紧制止了他,别别别!你还是伤员呢,我来吧。

把碗放进洗碗机里,申深就和陈哲明坐在沙发上各玩各的手机。

从南卡罗莱纳州回来以后,他们俩的关系明显不同了,申深也不像以前那样在家也要穿得很正式。

她此时穿着一套宽松的家居服,头发随意挽起,倚在沙发上打手游。

了解申深的都清楚,当她在一个人面前不拘束自己时,就说明那人已经走进她的心了。

我想喝可乐。她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嘴里不停地说着,我想喝可乐了。

渴了吗?

不渴,就是想喝可乐了。

这话里带着任性,她从没有用这种语气和陈哲明说过话,陈哲明心里竟有些开心。

碳酸饮料不可以喝多了,对牙齿不好。

这话言易阳也对她说过,但是他和陈哲明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说对牙齿不好就真的不让她喝。

而陈哲明虽嘴上说着,却还是起身朝着冰箱的位置走。

他打开冰箱,里面的可乐全部都是瓶装的,600毫升的那种。

陈哲明拿了一瓶出来,很自然地将可乐里的气体放出来,又拧上微微摇晃,再放出气。

申深接过可乐的时候正好游戏也打完了。

她正要摇晃可乐瓶,陈哲明坐在她旁边说了一句,气都给你放了,不用摇了。

这话很熟悉,拿在手里的可乐冰凉凉的,申深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小妹妹,气给你放了,直接喝吧。

申深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因为她的朋友在听到她不喜欢喝带气的可乐时,总会说一句,那你还不如去喝糖水呢!

可那人却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将可乐放出气再递给她。

记忆里的那个人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申深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他笑起来的时候像阳光一样干净爽朗。

你是不是也喜欢喝不带气的可乐?申深问。

在她那个年纪里,觉得愿意包容自己怪癖的人一定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怪癖。

男孩没说话,他摇了摇头。

申深好像是等了喝完一瓶可乐的时间,才听到他的回答。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喝可乐。

这是她记忆里,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