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超级奶爸在都市_萧何柳依依(老道士)

2020-05-21 18:03

《超级奶爸在都市》是作者老道士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角是萧何柳依依,全文讲述了,天灾人祸,家破人亡,萧何一朝流落街头,命在旦夕,索性入得雪豹,几年锤炼,脱胎换骨,拥抱佳人为人羡慕,但那天,一封信寄来,方知,六年前,大学时一夜云雨,自己的初恋情人居然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精彩阅读

军区,某房间里。

萧何以标准的立正姿势站着,将似乎有千斤之重的白纸递到办公桌上。

白发老人瞥见退役申请四个大字,明显的愣住了,“你在开什么玩笑?”

萧何脸上浮现一抹愧疚:“首长,我是认真的。”

老人含着怒意问:“理由呢?”

培养一个人才要付出的代价远超常人想象,尤其是特殊部队之中,一个士兵的价值,顶得上无数的装甲火器。

可萧何却在二五年华之时忽然提出了退役申请...

这等于让之前国家对他数之不尽的投资,全部付诸东流。

老人接过退役申请书,扫了一眼,手微微发颤:“六年了,你居然连自己有孩子了都不知道,申请可以批给你,但...云楚该怎么办!”

“我会去好好解释。”

“这是解释就有用的事吗?”

萧何沉默。

“我就这一个宝贝孙女,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你这个混蛋?糊涂,糊涂啊!滚,你给我滚!”老人把桌子拍的砰砰响,但,退役申请书,没有丢掉。

“首长,抱歉!”

萧何庄重的敬了个礼,迈步离开。

夕阳之下,有七八个汉子整齐的并成一排,齐刷刷的对着他敬礼,声嘶力竭的吼:“队长,保重!”

回忆起一起训练的那些日子,萧何的眼眶被泪水盈满,缓缓抬起右臂,沙哑着声音回应:“各位战友,保重!”

他独自朝营外走去,背影被夕阳拉的老长,显得有些落寞。

萧何边走边从兜里掏出一封信,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双端着狙击枪一天一夜都能纹丝不动的手,微微的发颤。

他父母亡故,从军六年,早就把部队当成了自己唯一的家,可昨天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家...

这信是一个大学时期友人寄来的,她是萧何的前女友,萧何毅然参军的前夜,酒精的作用之下,与她发生过关系。

可萧何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一发就中靶,让柳依依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而且柳依依居然瞒着他,一个人将孩子生了下来,并且拉扯长大。

一对孤儿寡母,日子该怎么过?柳依依要怎么面对亲戚朋友的白眼?

萧何只是想想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信纸之上还留着几道泪痕...

写下这封信时,柳依依在哭,哭的大约很无奈,很绝望,那个连借根笔都要写欠条的柳依依,不是走投无路,绝对绝对不会想给萧何这个负心汉寄出这封信...

萧何心口一阵的疼,把信叠好,放回去,然后在门口的警卫室驻足

他还清晰的记得,四年之前自己和张云楚初次相遇,高挑的身材,俏美的脸蛋,笑容灿烂的像是一片盛开的花园,让他怦然心动,一见倾心,然后很快就恋爱了。

爱情迅速升温,他们成为部队中让人最羡慕的一对鸳鸯,老首长好几次明示他们挑个好的时间,结婚。

若没有这封信在,萧何大约已经在翻阅黄历,挑选黄道吉日了。

只是现在,那都成为了镜花水月。

萧何无法抛下那个无比要强的柳依依,在这里过着辛福美满的生活。

其实,若柳依依早些告诉萧何怀孕的事,萧何也绝对不会和张云楚有任何关系,可那个倔强的丫头,愣是瞒着不说。

但世界上没有如果。

萧何再在营地的大门口停下,他昨天约了张云楚在这边见面,当时她非常开心,可她笑的越开心,萧何的心情就越沉重,良心的谴责就让他越难受。

终于张云楚来了,笑的和那个雨夜一样灿烂。

“呆子,等很久了吧,我带了好东西来哦。”张云楚笑嘻嘻从兜里拿出一个还在冒热气的黄纸袋。

萧何苦涩一笑,先一步把信递到张云楚的身前,重重的低下头:“对不起。”

张云楚的心一沉,接过信封,迟疑的打开,然后,黄纸袋装的鸡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她愣在了原地。

萧何再道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张云楚问。

萧何摇头,“没用...”

“她等了你六年,那我呢...我陪了你五年,整整五年!”张云楚的手在抖,趔趄退了半步,没站稳,摔了下去,萧何立刻去扶,但,被推开了。

“滚!”一个字,铿锵有力。

萧何的心情又沉重了几分,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她。

张云楚深吸一口气,再次喝到:“马上消失,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对不起。”千万句话在心,但说出口的,却还是这句最苍白无力的对白。萧何端正的敬了一个礼,往军营大门走去。他知道,张云楚是在成全自己。

上了送他离开的越野车,萧何坐在后座,回头,望着呆了六年的地方。

“老首长,保重!”

“云楚,欠你的,一定会还,这辈子还不干净,下辈子继续还。”

...

他不知道,在营地的某个角落里,张云楚葱白玉指捂着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的梨花带雨。

二十来年,这是张云楚唯一这样奔溃的痛哭。

“柳依依苦等了你六年,她的时间是时间,我张云楚的时间就是大风刮来的吗?我也等了整整五年啊!你以为谁都能让我心甘情愿等下去吗?这五年你又认真的看过我几眼?白痴,浑蛋,木头疙瘩!”

把萧何骂走,是在成全他吗?

并不是。

爱情从来都是自私的,只不过,张云楚太了解萧何了。

她比谁都明白,那个一腔正义热血的萧何,根本就不可能抛弃那对孤儿寡母,和她一起生活。

所以,她只是不愿意让萧何看见自己柔弱的一面罢了。

她恨这样的萧何吗?

不恨。

因为她所爱的,正是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

“云楚啊!傻丫头,你若是早听爷爷的话,又何至于此?”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心疼的把手搭在了自己孙女的肩膀上。

“爷爷...”张云擦去泪水,脸上剩下的只有坚毅,“我不后悔,就算重来一次,我也会等他。”

秋日的夕阳红彤彤,为大山深处的军营披上一层红纱,充满梦幻的感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