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蚀婚薄情总裁请签字_苏浅顾延楠_十月尾巴

2020-05-21 15:02

《蚀婚薄情总裁请签字》,这是“十月尾巴”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苏浅、顾延楠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吴晗因为愤怒和舐犊之情已经毫无理智可言!

苏浅虽面色苍白,却并没有被吴晗强烈的情绪波动所影响,淡漠的好似一个生性凉薄的机器人。

“我要和顾延楠结婚,孩子我不会打掉。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我也爱莫能助。”

吴晗只觉得之前还觉得是救儿子的天使瞬间变成了索命的恶鬼,如此的面目可憎。

“你妄想!除非你把孩子打掉,不然我是不可能同意你们结婚的!”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苏浅强忍着肚子的阵痛,孩子可能迫不及待要出世了,佯装冷漠的说着。

“你,你欺人太甚!”吴晗只觉得自己血压飙升。

“好了,我同意你的要求。但是有一点,孩子必须姓顾,对外也要说这是延楠的孩子。”

顾国章皱着眉头看向面色的苍白的苏浅,显然也是不满她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的行为,可是为了救儿子也别无他法。

苏浅听到这话,之前的坚强也随着松下的一口气而全部卸掉。

刚松了一口气,她突然感觉肚子一阵钝痛,连忙喊道:“快,医生,我好像要生了!”

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准备手术室,将她推进去。

病房里一时只剩下顾国章夫妇。

“你怎么能答应她?!”

吴晗怨愤的看着丈夫,眼底满是对苏浅的愤恨。

“不答应能怎么办!除了她还有谁能救儿子!”顾国章虽然也心疼儿子做了便宜爸爸,但是到底是救命重要。

看着老妻为了儿子的病变得愈加憔悴的面容和鬓角陡生的白发,不由得放轻了语气,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行了,儿子活着最重要。就当家里添了两双筷子罢了,横竖咱们家也不惧多养两个闲人。”

吴晗虽然心里还是十分堵,却也不得不承认丈夫说的对,什么都比不上儿子重要,撇了撇嘴,跟着丈夫去了手术室门口。

五个小时后苏浅和顾延楠被同时推出了手术室。

吴晗立马去了儿子的加护病房,顾国章叹了一口气。不好留苏浅一个人,去了苏浅的病房。

“顾老先生,您儿媳妇给您生了个小孙女呢!恭喜呀!”小护士显然是没搞清楚状况,虽然纳闷产妇丈夫怎么没来,却还是迅速判断出了顾国章的身份,对着顾国章道喜。

顾国章兴致缺缺的看了一眼护士怀里的孩子,很快移开了眼。虽然不至于像妻子那样那么抵触,却也没有多喜欢。

护士走后,苏浅就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顾国章站在床前。

“孩子就叫顾念吧,我会给延楠捐骨髓的。”她开口。

顾国章对她点了点头,“等你给延楠捐了骨髓我就派人去把你们的证领了,看情况举行婚礼是不可能了,我会办一个宴会就算是介绍你了。我们家会对外宣称你和延楠是奉子成婚,希望你不要介意。”

“好,只是我希望可以尽快让我和延楠领证,不然念念的出生证明不好办。”苏浅显然是料到了顾家会妥协,也不再拿乔。

顾国章点了点头,看着床上面容苍白却透着一股温和气息的女孩子,有些犹疑的问着,“你真的想好了?”

苏浅明白顾国章想说什么,可是她并不在乎,扬起一抹满足的笑容,“想好了,爸!”

顾国章听到她的称呼愣了愣,却也明白了她的决心,算是认下了这个儿媳。

苏浅下身的痛感因为麻药失效的原因突然被放大了数倍,苍白着面容。

脑海里却浮现了顾延楠的脸,这张脸再温柔一点,多点笑容就会变成她的沈易。

模糊间,苏浅仿佛听到了沈易对着自己温柔的安抚着:“浅浅,你要开心!”

……

“延楠啊,那个女人好像生了。”病房里,吴晗迟疑地看着刚醒的儿子,生怕再刺激到他。

顾延楠尚且苍白的面容上浮现一抹不屑,深邃的黑眸也透着浅淡的厌恶和讥讽。

“呵,那个野种命还真是大。”

吴晗见儿子这副模样也是心如刀绞,只能安慰他,“这样也好,过几天就能给你作配型了。”

顾延楠似是十分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对母亲的话不置可否。

吴晗见他这样,叹了一口气,退出了病房。

三天后,顾延楠进行了手术,十分成功。而在这期间,顾国章也替两人办好了结婚证。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顾延楠进行的,他并不知情。

一个月后,A城的雪已经停了,天气渐渐回暖,冬日的阳光舒适的仿佛能包容万物。

顾延楠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健康,正在病房里处理着公司的事宜。

至于那个一个多月之前威胁他,要求他和她结婚并且给她那来路不明的孩子当继父的荒唐女人早已被顾延楠抛之脑后。

“顾总,您需要休息一会了。”助理在一旁提醒道,毕竟大病初愈不敢太过劳累。

“小瑾回来了吗?”顾延楠提到这个人,眼底有了些许笑意。

助理恭敬的回着,“宋小姐表演已经结束了,现在应该在来医院的途中。”

顾延楠满意的点了点头,冷峻的面容也放松下来。

十分钟后,顾延楠的病房门被推开。

宋瑾一下飞机就被顾延楠的司机接到了医院,她扑到男人怀里,撒着娇。

“阿楠,你有没有想我?”语气里一派天真。

顾延楠虽然还是那副冷峻的表情,可是眼底的笑意却透露着他的好心情。

“嗯。”

宋瑾有些不高兴男人的寡言,撇了撇嘴,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

“阿楠,你有没有看我的演出?我们团获奖了呢!”语气里满满的骄傲和炫耀。

顾延楠自然不会看这些,不说他不感兴趣,而且他大病初愈,身体和精神也是最近几天才慢慢恢复。

“想要什么奖励?”顾延楠也不回答她的问题,笑着问她。

宋瑾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我不要奖励,只要你健康。”

顾延楠温柔的看着她,温和的不像话。

见他没说话,宋瑾有些撒娇的说出自己的不满:“阿楠,你再这样我们就没有共同语言了!”

顾延楠在心中想着,怎么会呢?自己虽然对这些没兴趣,可是有了自己小瑾在舞蹈上也能得到诸多便利。

顾延楠但笑不语。

宋瑾看出了他的兴致缺缺,很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阿楠,你手术也成功了,以后就可以健健康康的了。”宋瑾脸颊微粉,低下头小声道:“你健康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结婚了。”

“嗯,我们可以结婚了。”顾延楠语气里含着些许期待。

宋瑾状似害羞的把脸埋在了顾延楠怀里,可是在顾延楠看不见的地方脸色却阴沉了下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