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第一狂神_天火烧

2020-05-21 12:04

qq1234为大家带来《第一狂神》,《第一狂神》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爽文小说。小说描述了:苏妍也不去理会自己父母,直接让江平川坐下吃饭。“对了,妍妍,跟我说说看,投资的事情,怎么样了?”江平川突然问道。提到投资,苏妍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前景不容乐观啊!”她叹道,“今天我少说跑了十几家公司,不是狮子大开口,就是把我拒之门外。总之,不太顺利。”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第一狂神》精选章节

妖娆女子咯咯笑道:“庞总,跟这种货色啰嗦什么呀!随便找几个人打断他的腿,把他丢出去得了!”

“也不去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瞎了眼的......”

啪——!

妖娆女子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朱雀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把她打飞出去十几米远!

她那张漂亮风骚的脸蛋,顿时皮开肉绽。她鼻血狂喷,脸上肿起老高一块,连牙齿都被打掉了,和着鲜血,掉在地上!

妖娆女子当场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声。

庞森哲吓得瑟瑟发抖。

“你......你敢动手?我......我可要报警了!”

话刚出口,朱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侧,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咽喉上!

“噗——!”

庞森哲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被朱雀一脚踩在脑袋上!

“不要,饶命!饶我一命!求求你,别杀我!”

现在的庞森哲,哪怕身为一家公司堂堂总经理,一旦遇到这种真刀真枪干仗的场面,他就是个没用的废柴!

“庞森哲,给你10个小时的时间,滚出别墅!明天早上八点整,我来收回我的别墅。如果超过时间还不滚蛋,那你永远都别想走了!”

江平川说完,朝朱雀使了个眼色,两人转身扬长而去。

庞森哲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去,整个人都傻了。

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居然威胁自己搬出别墅,还要把别墅要回去?

他顾不上回家,将那名妖娆女子弄醒之后,连忙开着车,来到一家私人会所。

这个时间,江成文一般都在这里。

此时江成文正坐在沙发上品着新到的高档红酒,而在他旁边的,是个脸色阴柔的青年。这青年名叫罗文,是江州罗家的公子。

数日前,在江成文订婚宴上,那个被江平川一脚踩断肋骨的罗明,正是这个罗文的亲弟弟!

庞森哲急赤白咧的冲了进来:“江少,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江成文皱起眉头:“慌什么,出再大的事,天也塌不下来!说吧,怎么了?”

“江平川......江平川回来了,他不但把我打了一顿,还扬言要我搬出别墅,否则不放过我!你看看,看看,他把我们俩打成什么样了!”

江成文一脸嫌弃的朝那妖娆女子看了一眼,但她早就被朱雀打得满脸是血,面目全非,让人看了直犯恶心!

“蠢货!”

江成文怒骂一声,“连一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都对付不了,你说你有什么用?”

庞森哲苦着脸:“江少,你是不知道,这个江平川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美女高手,厉害的很啊!我们俩就是被他带来的高手打伤的!”

“高手?还是个女的?”

江成文冷笑一声,显然对庞森哲的话不太相信。

不过,不管庞森哲说的话是真是假,江平川找他麻烦肯定是真的!

提起江平川,江成文就恨得牙根痒痒。前些日,江平川毁了他的订婚宴,而且还把准新娘给拐跑了!

苏妍在订婚当天和江平川领结婚证这件事,江成文在第二天就听说了。

他平白无故的被人放了鸽子不说,还变相的头顶一片大草原,简直是对他莫大侮辱!

所以,他现在对江平川恨之入骨。

“江平川,怎么哪哪都有你?我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当我们姓江的好欺负?”

江成文脸色阴沉

“文少,这件事,请务必交给我来办!”

罗文在一旁出声道。

江成文看向罗文。

“我弟弟罗明,到现在都躺在床上。虽说断几根肋骨不算什么,但是他好歹也是我罗家的人!罗家少爷,又岂能平白无故,受这种皮肉之苦?”

罗明那天被江平川修理的很惨,不但被一巴掌扇飞,而且还被踩断肋骨。

所以罗家上下,对江平川痛恨不已,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他!

江成文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笑容:“你我两家目前也算战略伙伴,罗文兄既然有心揽下这件事,那我就拜托你了!这件事若是办好了,我江家另外两个项目,也是你罗家的!”

罗文听到这话,顿时兴奋无比。他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文少放心,咱们罗家别的资源没有,可是道上的朋友倒是有不少!这次,我把涛爷叫上,让他把手里的弟兄全都叫上!”

庞森哲闻言,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罗文口中的涛爷,全名叫龙涛,这可是江州道上的一号人物,不但人狠话不多,而且手下有几百号打手。

甚至听说涛爷身上还背着好几条人命,是个实打实的狠角色!

江州罗家这些年之所以混的风生水起,还能和江家做上生意,靠的就是涛爷和他那几百名打手!

这下,有好戏可以看了!庞森哲得意洋洋的想道。

傍晚时分,苏妍回到家。

进了家门,父母已经把晚餐摆上了桌子,可唯独不见江平川的身影。

“爸,妈,江平川不在家吗?”

苏天雄看了萧铃一眼:“哦,他啊?你刚走他就出门了,谁知道去哪里了。”

萧铃补充道:“也许找工作去了吧?”

“找工作?”

苏妍皱起眉头,“不太可能,因为他已经答应要帮我的忙了。”

“帮你的忙?”

苏天雄摇了摇头,“妍妍,我觉得你和他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我和你妈一致认为,你们应该找个时间,把婚离了!”

苏妍瞪大眼睛:“为什么?”

萧铃劝道:“女儿啊,你想想看,这个项目做完之后,你可是身价百倍了。到时候名誉,地位,一样不少!江平川一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会影响你前途的。”

苏天雄应和道:“你妈说的一点没错!再说了,你和他结婚,不就是为了拒绝嫁进江家么!现在江家的婚事算是彻底黄了,江平川也没什么用了,你们不如趁早离婚!”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干咳一声说道:“反正你们也是挂名夫妻,虽然住在一个房间,但他根本没碰过你。我和你妈都是过来人,这个......能看的出来!”

苏妍沉下脸:“我明白了,江平川被你们赶出去了,是吧?爸,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赶走江平川,和爷爷他们有什么区别?”

苏天雄沉下脸:“妍妍,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这么做是为你好,怎么能和你爷爷一样!”

“过河拆桥,不是跟爷爷一样吗?”

苏妍反驳道。

“什么过河拆桥,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我之所以能拿下这个项目,多亏了江平川!若不是他带我们去参加晚宴,我们也不可能认识朱雀少将,这么大一个项目,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

“你......哎......”

苏天雄叹了口气,“好吧,就算这件事,江平川起了一点作用。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因为你啊!人家看中你的能力,所以才坚持要让你来接手项目!”

“行了,你们别多说了!这个婚我是不会离的!”

苏妍强硬的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