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穿越王妃不好惹_南宫楚柳微凉_菜菜

2020-05-21 12:01

《穿越王妃不好惹》,这是“菜菜”写的一本古风言情小说,南宫楚、柳微凉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水玲珑很不安:“三王妃……”

“她是来伺候我们的,你不必介怀。”南宫楚柔声道,这才看了柳微凉一眼,“快去盛粥!”

柳微凉撇撇嘴,听话的去盛粥,她从心里同情水玲珑,发现南宫楚和柳微澜的jian情以后,她就知道水玲珑不过是个替身。被爱的人看着自己,脑子里却想着别人,真不知道有多可怜。

想着水玲珑那么可怜,柳微凉盛了满满一碗粥,端到她面前,也柔声道:“你多吃一点。”

一听到她的声音,水玲珑身子抖了抖,忙道:“是……”

“柳微凉!”南宫楚不悦道,“你明知道玲珑怕你,还做出这一副假慈悲的样子做什么!她身体还没好,你离她远点!”

靠!她只是好心而已!柳微凉忍着没爆粗口,翻个白眼,站到一边。

“本王的粥呢?”南宫楚斜睨她。

柳微凉撇着嘴,舀一碗粥,啪一声扔到南宫楚面前,粥从碗里溅出来,有几滴落到南宫楚的衣服上。

再看柳微凉的表情,翻个白眼,嘴巴撇着,得意洋洋的模样,显然她就是故意的。

不知为何,看她这样子,南宫楚反而觉得愉悦起来,随即又沉声道:“弄脏了本王的衣服,等会你去洗干净!”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柳微凉无奈的应一声,站到一旁装死。

那边南宫楚喂水玲珑喝粥,语调温柔,神态亲热,若是平时他顶多也就说两句好话,可当着柳微凉的面,他的越发的温柔,摆明要刺激某人。

水玲珑惴惴不安,却又舍不得破坏这美好的气氛,她整个人几乎化成了一滩水,依偎在南宫楚怀里。

一顿早饭,吃的你侬我侬,南宫楚本想看柳微凉发飙,却没想到她能那么淡定的观看。用完了早膳,让人送水玲珑回去,南宫楚也恢复了之前漠然的表情,起身往回走。

看着水玲珑的背影,柳微凉禁不住叹道:“真可怜。”

“你说什么?”

柳微凉一愣,没想到自己小声的叹息也被他听了去,便摇摇头:“没说什么。”

南宫楚眼神灼灼,牢牢盯着她:“你说水玲珑可怜?”

“是啊,她病成那个样子,当然可怜了。”柳微凉随口应付,伸出手来,“把你衣服脱下来,我去洗。”

南宫楚解开衣扣,把外袍脱下来,扔到她手里,他眼神却一直盯着她,犹如猎鹰紧紧锁着自己的猎物。

被他锐利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慌,她接过衣服转身就走。

瞧她的背影,南宫楚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敢肯定,柳微凉已经知道了什么,如果在以前,她可能会直接杀了水玲珑,再冲到皇宫去大闹。但现在,他有点摸不透她的想法了。

柳微凉当然懒得去洗衣服,她把衣服带自己那儿,让艳月去洗,自己则睡了一个回笼觉。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艳月已经洗好了衣服在外面晾着,柳微凉伸个懒腰,艳月端了午饭进来。

“三王妃,先吃饭吧。”

吃过午饭,柳微凉吩咐艳月好好呆着不要乱跑,自己带了衣服去给南宫楚。

她本以为南宫楚会睡个午觉,去了才知道,南宫楚中午从来不休息,他每天要花大把的时间去看书、处理政事,还要习武,根本没有其他时间去玩乐。

当然,南宫楚也有了折磨她的借口,他看书写字,就让柳微凉在旁边磨墨。

柳微凉一边磨墨,一边打量他的书房。

南宫楚的书房很雅致,主色调为黑白色,有一面墙全是书架,书架上堆满了各种书籍,另外的墙面上,挂着一张弓,还有一副仕女图。

这仕女图是画的柳微澜么?

柳微凉仔细欣赏,可惜古人的画实在太抽象,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今天晚上要去宫里赴宴,你有时间自由活动,等我回来了再伺候。”南宫楚突然道。

柳微凉忙回神:“好。”

一下午平静不表,傍晚南宫楚换了朝服就去宫里赴宴,柳微凉没事可做,还特意去看了看安宁和安晋,这两个丫头一见到柳微凉就忙着磕头认错,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柳微凉觉得无趣,也就回自己那里歇着了。

直到晚上,艳月传话说南宫楚回来了,还喝了不少酒。她顿时头大,又不得不过去。

柳微凉赶到的时候,几个侍卫正架着南宫楚进房间,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

她皱皱眉,走近。

侍卫们忙行礼,她点头:“你们把他扔进房里,就回去吧,这里有我。”

等侍卫们退下了,卧室里一片静谧,南宫楚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睡着,若不是酒味,谁也想不到他是醉倒的。

柳微凉打了一盆水,沾湿了帕子,给南宫楚擦脸。

睡着的南宫楚,五官轮廓都透着一股乖巧的意味,他眼眉飞挑,却少了平时的凌厉,俊朗的容颜下,有种让人安静的力量。

“长的帅有什么了不起?”柳微凉却不屑的吐槽,她又不是没见过帅哥,“既不爱自己的老婆,又凶残暴力,这样的男人,老娘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给南宫楚擦脸,她下意识的用了用力,却见南宫楚哼了一声,竟渐渐转醒。

醒了么?柳微凉警觉,若被他发现自己虐待他的脸,他会不会发飙?

南宫楚扭头,果然睁开了眼,双眸透着茫然,正对上柳微凉的视线。

“是你……”他低吟一声,坐起身来。

“是我,怎么……”

柳微凉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南宫楚突然一伸手,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不由分说的低头,强吻住了她!

“你……”柳微凉的惊叫被他尽数吞入口中!

她挣扎,却抵不过南宫楚结实的手臂,他的舌头探进她口中,混着淡淡的酒精味,他的唇厮磨着她的唇,吻的她几乎不能呼吸!

这个男人疯了吗?!

柳微凉又惊又怒,她知道喝醉的男人根本不讲道理,自己若不挣扎,说不定清白不保了。可她又哪里是南宫楚的对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