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好书推荐《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陶染墨焰枭

2020-03-26 15:04

《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 小说介绍

主角是陶染墨焰枭的小说是《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本小说的作者是十万狂花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您指刚刚对陶小姐动手的那个人?少爷,他毕竟是墨宇轩安插在医院里的,要是动了他,或许会引起墨宇轩怀疑……”“我说,把人带进来。”墨焰枭厉眸一扫,小五不敢再多说,急忙转身出去了。没一会,那男人就被带进了...

《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 第8章 母亲去世 免费试读

“您指刚刚对陶小姐动手的那个人?少爷,他毕竟是墨宇轩安插在医院里的,要是动了他,或许会引起墨宇轩怀疑……”

“我说,把人带进来。”

墨焰枭厉眸一扫,小五不敢再多说,急忙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那男人就被带进了病房。

那人在看到墨焰枭的瞬间,整个就呆成了木头。

墨焰枭笔直地站着,俊美如天神的面容上覆着一层寒冰,浑身迸发着骇人的戾气,看他的眼神已经像在看一个死人。

那人顿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抬手指着他,“你……你是墨焰枭?不……不可能……啊!”

伴着一声惨叫,他伸出的一只手已经被墨焰枭轻轻一个动作折断了!

墨焰枭冷厉的目光扫过他半吊着的手掌,语气清淡,“我是墨焰枭,如何?”

那人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和他对视一眼,瞬间吓得从地上一跃而起,疯了一样往门外跑去!

而他瘫倒的地方还留了一滩腥臊的液体,是被吓的……

墨焰枭嫌恶地拧了拧眉,吩咐小五,“你去处理,不要留一点痕迹,另外,找个冰袋来。”

等小五离开后,墨焰枭坐到了床边,将冰袋敷在了陶染红肿的半边脸上。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此刻,他动作有多轻,看向女人的目光有多怜惜……

敷得差不多了,他俯身在陶染的唇上轻触了下,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双剑眉瞬间拧紧!

她是陶宏远的女儿,他这是在做什么?

“嗡……”手机震动铃响起。

墨焰枭将手机从陶染的包里拿出来,摁下了接听键。

“陶小姐,您母亲今晚突然病发,紧急手术,失败了……”

挂断电话,墨焰枭定定望着躺在床上的人,心口莫名一阵发堵。这些天他没少听陶染提她的母亲,知道她们母女二人这些年相依为命,十分艰辛。

她明早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有多痛苦……

他忽然发现,那个情形竟然会让他拒绝深想,似乎,他会跟着她痛。

小五一推开门,就见自家少爷捏着手机站在床前,浑身紧绷着,显得有些僵硬,那手机在他手中似乎要被捏碎了……

“少爷,您这是?”

墨焰枭很快恢复了一贯淡漠的脸色,吩咐道:“陶染母亲病逝,你去选块墓地,要苍梧山附近的。”

小五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才点头回道:“我会替少夫人……”

“这里没有少夫人。”墨焰枭剑眉阴鸷地一挑,“她,始终是陶家人。”

翌日。

陶染刚睁开眼就听见了手机震动铃响,迷迷糊糊接通,整个人瞬间清醒,脑子里嗡嗡的,拔脚就往病房外冲去!

太平间里,掀开白布的一角,那张熟悉的慈爱的脸一点点展露……

陶染只觉得心肺瞬间被撕裂开,整个人疼得喘不过气来!

“妈,你……你醒醒,我是小染,你看看我,你就看我一眼,好不好?你只是睡着了,你没有死,对不对?妈!你说过舍不得丢下我一个人的,你快醒来啊,别睡了……妈!!!”

才不到一个月,她的人生天翻地覆,最亲的人双双背叛了她,嫁到了危机四伏的墨家……

可这些她都能咬牙忍耐,唯独这一刻,她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崩溃地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最后一面我都没见到!都是我的错……”

“啧啧……真是母女情深呢!”陶琳琳从门外走进来,满脸幸灾乐祸的笑。

“滚出去!”陶染迅速从地上爬起,厉声喝道。

陶琳琳盯着她通红的眼圈,眼底一抹阴毒闪过,“你要真这么放不下,那你就陪她去死啊!”

又摇了摇头,“阿姨真是可怜人,前半生成了弃妇,临死了也没个亲人陪在身边,跟路边的野狗有什么两样?说不定还是死了好呢……”

“你住嘴!”陶染抬手就往她脸上重重扇下去。

这一巴掌使足了她浑身的劲,陶琳琳整个被扇倒在地,恼怒地正要还手,眼角余光却忽然往门口一扫……

下一秒,她忽然从地上蹿起,抓住陶染一只手,抽泣起来,“姐姐,阿姨去世我也很难过,所以才来安慰你,可你不能把一切都怪在我身上啊!”

“陶琳琳,你是精神分裂吗?”陶染猛地将她往地上一推,正要开口训斥,一道人影就闪身挡在了面前。

“你住手!”顾南越迅速将陶琳琳从地上扶起来,呵斥道:“琳琳也是一番好意,你少在这拿她撒气!”

顾南越!

陶染只觉得心口针扎一样疼着,这么多年来,她的一腔真心到底是喂了狗!

“顾南越,你哪来的脸跑到这来质问我?”

顾南岳一张脸陡然阴沉下来,“怎么?你以为你嫁到墨家就了不起了?我们好歹有过婚约,我却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陶染,你说我该怎么跟你算这笔账?”

“你跟我算账?”陶染抬手抹了抹眼角,不想在这对狗男女面前掉一滴泪,“顾南越,看来陶琳琳还没告诉你,我亲眼撞见你们**的事?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闻言,顾南越僵了一会,旋即恼羞成怒地讽刺道:“**?呵呵,你还真拿自己当我老婆了?就你这种被赶出家门的乞丐,也配嫁进我顾家?实话跟你说吧!我不可能娶你,更没爱过你,我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

“啪!”陶染再也忍不住,猛地朝他脸上扇了下去!

顾南越被打的懵了一瞬,立刻暴跳如雷,却被一旁的陶琳琳拦住,“南越哥哥!你原谅姐姐吧,姐姐已经有身孕了!”

“什么?”顾南越整个人呆住了,不可置信地望着陶染,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忽然就堵得慌!

一股恼怒涌上心头,无法忍受这个说要一辈子跟他在一起的女人,竟然怀上了其他男人的孩子!

“陶染,你……你他妈是有多饥渴!竟然跟个植物人都能上床!亏你这些年在我面前装纯情,你他妈本质就是个谁都可以上的荡妇!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小说《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 第8章 母亲去世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