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飞絮江墨付泽天做主角的小说-柳飞絮江墨付泽天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阅读

2020-03-25 15:02

柳飞絮江墨付泽天做主角的小说叫做《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柳飞絮江墨付泽天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小说精彩节选:想到天一,柳飞絮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又有些沉郁起来。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推荐指数:★★★★★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在线阅读>>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精选:

柳飞絮原本也是爱玩的性格。

只是后来有了天一,她一边忙着学业,一边还要照看他,本来自己也不过是个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手忙脚乱。

甚至有一段时间,为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柳飞絮都已经放弃了社交活动,便是冯绵绵想要约她出来一次,都是难上加难。

那段时间过得虽然鸡飞狗跳,每一天都像是在打仗一样,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并不会觉得厌烦。

柳飞絮明白,早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便已经习惯了天一的存在。

习惯身边总是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小萝卜头,拿着一本总裁文,和她高谈论阔。

只可惜……

想到天一,柳飞絮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又有些沉郁起来。

虽然周边的环境十分的嘈杂,但是冯绵绵还是敏感的察觉到好友的心情似乎又变的不是很好。

即使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左不过就是因为那么两件事,也没有什么好猜的。

“既然好久都没来了,姐姐今天就带着你好好的开开荤,补偿一下之前的亏损。”

闻言柳飞絮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话说的,像极了古代大户人家的管家带着小少爷上青楼的既视感。”

“上青楼?呵。”

冷笑一声,冯绵绵上下打量她一番,脸上写满了嫌弃,“就你现在的这身打扮,无论你是上,还是被上,都没戏。”

柳飞絮:“……”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她居然听到是什么意思了。

撇撇嘴,柳飞絮索性也不管了。

今天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是要好好的放纵一下。

但是柳飞絮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放纵之旅”很快就被打断了。

不是因为喝了那么多酒,而是因为之前吃的烤串,肚子涨得像是要破了一样。

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柳飞絮拉住蹦的正欢的冯绵绵,努力用小一些的声音让她能够听清自己在说什么。

结果。

“什么,你说你肚子疼,要去拉屎?”

当冯绵绵扯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目光如炬的看着她们两个。

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还真的是……

刺激。

柳飞絮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眼前的这个二货是谁,她认识吗?

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哎呀,这位小姐,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总是拉着我不放呢,我是个直女,不搞拉拉的。”

说完猛地一甩手,挣脱开束缚,柳飞絮捂着脸钻入人群就没影了。

独留冯绵绵立于人群之中,表情僵硬,神情尴尬。

就连她刚才才刚要勾搭上的小哥哥都向后退了一步。

拉拉……

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不然容易后患无穷。

受不了周围人充满了打量的眼神儿,冯绵绵昂首挺胸,带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从容的离开了舞池。

待到避开人群之后,她加快脚步,径直便冲进了女卫生间!

此时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嫉妒暴躁的状态。

“柳飞絮,我今天要是不宰了你,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反正“绵绵”两个字,怎么变换顺序都可以。

结果进入之后,挨个门都敲了敲,却并没有发现柳飞絮的身影。

“奇怪了,人呢,不是说要来卫生间的吗?”

想了想,冯绵绵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家夜店的格局比较奇葩,每个方向走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从她刚才来的方向,正好是去卫生间。

但是柳飞絮当时走的好像是另一个方向,而那边通向的是二楼的方向。

“这个傻子,之前白跟她说了那么多,全都就着酒喝进肚子里面去了。”

跺了跺脚,冯绵绵也不敢耽误,连忙朝着二楼跑去。

那里向来都是贵宾席,里面坐着什么人,谁也不知道。

万一那个喝醉的大傻子冲撞了哪位贵人,麻烦就大了。

“你丫的可千万不要给我惹麻烦,不然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

柳飞絮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明明之前记得卫生间的方向并不是很远,可是怎么还没有到?

后来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只是她喝的有点儿多,眼睛已经看不清门上标识的是男还是女。

“男左女右,进右边绝对没有错。”

于是柳飞絮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靠右边的男卫生间。

在隔间里面畅快的清空了一下肚子里面的内存,舒服的简直想要尖叫。

这种想上厕所就能随时上的感觉,真好。

穿好衣服,柳飞絮摇摇晃晃的走出来,眼前恍惚的看到有一个人面壁而站,不知在做什么。

好奇心驱使她走了过去,伸手一拍。

“姐们儿,干什么,思考人生呢?”

刘思成也没想到竟然会在男卫生间里面见到女人,当时他才刚解开腰带,被这一声吓得差点儿坐到地上去。

扭头对上一张美艳却泛着酒醉的脸,他猛地向后撤了一步,双手环胸,满脸惊恐。

“你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男卫生间了!”

柳飞絮脑袋浑浑噩噩的,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感觉天旋地转,快要站不住了。

脚步一个趔趄,便要朝着地面栽去。

见状刘思成连忙毫不犹豫的上前抱住她,以免她磕的脸都破了相。

正在这时,身后的一个隔间的门被打开,一道修长清冷的身影走了出来,去到洗手池洗手。

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镜子映照的身旁的情况,皱了皱眉。

“思成,注意场合,楼上多得是房间,不要在这里乱搞。”

“不是啊江院长,这是个误会……”

刘思成委屈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而脑袋快要当机的柳飞絮却是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丝清醒。

抬眼一看,正好与江墨的眼神对到一起,后者明显的一愣。

“怎么是你……”

“江墨!”

柳飞絮突然高声欢呼,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江墨的怀里,死死的搂着他,说什么都不愿意放手。

见状刘思成下巴惊得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原来是来找江院长的……

“江院长,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先回去了。”

说着刘思成拔腿就要跑。

“诶,不是你想的那样……”

江墨着急的想要解释,结果却又见到刘思成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对着他扬起一个充满了深意的笑容,刘思成缓声道:“江院长,楼上有很多房间,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我会跟大家解释,你有事情要忙,今晚就不回去了。”

说完这才脚底抹油,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刘思成你——”

见他已然是误会了,江墨心中恼怒不已,加之柳飞絮赖在自己的身上,动也不动,更是使得他满心的愤然。

“柳飞絮,你还真的是阴魂不散,竟然追到这里来了!我答应你的都已经做到了,你为何还要纠缠不清。既然你这般不顾脸面,那我也不会客气了。”

说着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

顿时柳飞絮吃痛,搂着他的腰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一脱离辖制,江墨当即便向后退了一步,手一松。

没了支撑,柳飞絮下意识的扶住了身旁的洗手台,这才没有太狼狈的摔到地上去。

“你好自为之吧。”

江墨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要走。

只是脚步还没迈出去,便听到身后传来喃喃呓语:“天一,天一,你现在怎么样了……”

闻声江墨不自觉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柳飞絮勉力支撑着自己,低着头,却是有晶莹的液体,缓缓的从垂下来的发丝中滴落,掉在台子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她,哭了……

“天一,我,我有点儿想你了,怎么办……”

柳飞絮此时已经浑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只是下意识的发泄着心中的思念。

那个她全心全意,完全当成自己的孩子养着的那个孩子。

当初她走的那么决绝,任由付泽天用柳天一威胁她都不为所动。

可是没人知道,她的心,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动于衷。

如今在酒精的发酵下,柳飞絮终于是有些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思念,将感情全都发泄了出来。

江墨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她抽泣着自言自语,微皱着眉头,心情极为的复杂。

最终,还是没忍住,走上前去。

“既然不舍得,当初又何必要走。”

冷哼一声,他伸出手,扶着柳飞絮,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有了更有力的支撑,柳飞絮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闭着眼睛倚靠在江墨的肩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见状江墨的眉头又下意识的皱了起来,一边带着她向外走,一边还不忘加上一句:“我并不想理会你,只是有泽天的关系,我也不能放任不管。”

只是这个理由,也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带着柳飞絮走出去没几步,便遇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冯绵绵。

“飞絮……江院长?”

见到面前的两人,冯绵绵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柳飞絮就成功的勾搭到了江墨?

这效率也太快了吧,难不成是坐了火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