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陈乙帆千幻抚穹小说 漠漠清寒章节阅读

2020-03-25 06:02

漠漠清寒

推荐指数:10分

《漠漠清寒》主人公叫陈乙帆千幻抚穹,是作者简灿灿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玄幻小说,已上架奇热联盟。全书主要讲述陈乙帆不但不能修习,连普通的武功也不能练。他成为所有人最佳取笑对象。他的路怎么走,他的未来是怎么样,弱肉强食,强者为尊,需要劈开一道布满荆棘的道路。陈乙帆,将会成为改变这片大地的王者,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漠漠清寒》 第十七章 金色巨掌 免费试读

陈乙帆微微皱眉,右臂化成金色巨掌,将那怪兽抓在手中,他细细看了看,在这怪兽体内有一颗拇指肚大小,血红色圆润的珠子。

陈乙帆微微用力,那怪兽身体骤然炸开,一阵狂风涌起,那红色珠子也消散虚无。

此时丰和日信见状微微摇头道:“真是浪费,这好不容易有一只拥有血晶的能量体,就这么被你浪费了。”

陈乙帆微微一皱眉道:“那东西不是将能量体杀死后自动便能出现么?”

丰和日信瞪大了眼睛,随即摇了摇头道:“难道你们家族长辈没有告诉你,要通过特殊的封印才能取出那血晶么?”

陈乙帆摇了摇头道:“我们也是到北玄谷才知道有血晶这种东西。”

丰和日信尴尬笑了笑,他此时方才响起陈乙帆所在家族是个小家族,自然没有权利知道这种事情,但是那么一个小家族,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胎。

微微笑了笑,丰和日信将一块玉简扔个陈乙帆道:“这是我丰和家的‘摄灵印’虽然算不上什么高阶魂术,但是聊胜于无。”

陈乙帆也不客气,漆黑的眸子看了看丰和日信投射过来的紫色玉简,魂识一扫,他发现这摄灵印的印决,竟然是与元圣传给他苍龙七宿中的东宫苍龙印极为相似,陈乙帆细细品味,这摄灵印明明是系出东宫苍龙印。

他也不言语,他知道元圣传授他的‘苍龙七宿’拥有种种神妙,只是此时他尚未有时间细细参悟,看来有时间定要好好参悟一番了。

过了片刻,陈乙帆便将那摄灵印参悟透,手掌摊开,一道道不断变换颜色的魂印从他手中窜出,足足有九十九道,这九十九道魂印相互融合,不多时便凝成一道青、白、红相互交替变化颜色的绳索状能量体。

丰和日信顿时张大了嘴巴,失声道:“这么快就学会了?”

陈乙帆看了看丰和日信,有些不解道:“很简单啊。”

丰和日信嘴角咧了咧,随即勉强笑笑道:“有那么简单么?”

“挺简单的,丰和家族这魂决果然不一般,学起来容易,感觉威力也不错。”陈乙帆赞道,他以魂识,驱使那魂力凝结的摄灵索,感觉有些像元圣的锁天印,可惜元圣的锁天印在困风火麒麟兽的时候已经损毁,否则以锁天印封印那血晶倒是极好。

丰和日信脸色变得很是难看,那摄灵决,怎么说都是地阶下品魂技,自己当初修习这摄灵决可是足足花费一月的时间方才修成,被家族再度赞叹他具有修炼天赋,他也因此小小自得了一番,可是此时,这家伙竟然只用了片刻功夫就学会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很不错,若是稍微改动一下便更好了。”陈乙帆将那摄灵决凝结的摄灵索驱散,他按照东宫苍龙印修改了一下摄灵印,试验了几次,他将自己认为最好的一种摄灵决使用出来,一百五十道魂印从陈乙帆手中释放出来,彼此相互融合,一道崭新的摄灵索出现在两人面前。

丰和日信看着陈乙帆手中的摄灵索,此时陈乙帆手中的摄灵索倒不如说是一条摄灵蛇,这摄灵蛇蛇尾在陈乙帆手中,蛇头在另一头。

此时一声吼叫响起,一只巴掌大小的能量体向着丰和日信咬去,陈乙帆手中光芒一闪,那摄灵蛇向着那巴掌大小能量体咬去,在陈乙帆催动下,轻易缠上了那巴掌大小能量体,随即蛇头投过那能量体,一口将那血晶吞入口中,随即周身青纹一闪,密密麻麻一层纹路印在那血晶之上。

陈乙帆收回那摄灵蛇,那拇指肚大小的血晶出现在他手中,陈乙帆冲着丰和日信微微笑道:“果然很好用。”

丰和日信看到陈乙帆,如此轻描淡写就取了一颗红色血晶,不禁有些眼馋,他之前练习中,是先释放一道摄灵决困住那能量体,而后让那摄灵决凝结的摄灵索再缠住那血晶,包裹起来才算完成,可陈乙帆的摄灵蛇,却直接吞了进去便完成封印,这不能不让他大为意动,当即道:“陈兄,你这摄灵蛇可否传于我。”

陈乙帆微微笑道:“当然可以。”随即他以自己体悟,注入玉简扔给丰和日信。

丰和日信借助那玉简,当即参悟起来,不多时,他时而眉头微微皱起,时而面容浮现喜色,旋即一条摄灵蛇便出现在他身前。

丰和日信心中喜悦浮现面颊,当即笑道:“多谢陈兄,看来此次我倒是能多赚几百万零花钱。”

听到几百万,陈乙帆便是微微一愣问道:“什么几百万?”

丰和日信微微笑了笑道:“这红色血晶可是好东西,直接服用可以增强魂力,而且没什么副作用,紫色血晶对魂师境界人族魂修可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暗金色血晶对魂宗的作用都是极大的。”

陈乙帆微微皱眉想,显然是没有听过。

丰和日信微微笑道:“若不是我们家族被指定了数量,紫色血晶我定然都是要留下的,这血晶只有这镇妖塔才能凝结出,别的地方可都弄不到,陈兄你的家族并无这种强制上缴,所以我劝陈兄到时候不要将那血晶换金币。”

陈乙帆点了点头,心中有了计较。

丰和日信哈哈大笑几声,随即看向数千丈外的散发金光的柱子,随即对陈乙帆道:“那里便是通往镇妖塔第二层的入口,陈兄,小弟先行一步。”

丰和日信哈哈大笑离去,菱颜体内一道又一道火龙不断释放出,微微皱着眉头,她已经遇到三个能量体,可一个都没有血晶,她看着陈乙帆手中的血晶,不由得凑上去看了看。

冷漠等人也围了上来,陈乙帆将摄灵决交给众人,嘱咐一句万事小心,随即带着菱颜开始游走这广大的镇妖塔。

菱颜的脸上堆着甜甜的笑容,那些女人都在忙着收取血晶终于没有人再来烦她与表哥了。

菱颜低着头,小手任由陈乙帆抓着,心中窃喜不已。

陈乙帆对这镇妖塔颇为好奇,因为这镇妖塔与他雷焰金身有着某种联系,所有人的实力在这镇妖塔中都会被压制,却唯有他激起雷焰金身,实力不减反增。

冥冥之中,仿佛有谁在指引他,他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呼唤他:“到这里来,到这里来。”

陈乙帆原本不想带着菱颜,他生怕遇到什么危险,可菱颜定要跟着他,他也不好再拒绝。

第一层这些能量体实力都不是很高,凭借陈乙帆与菱颜的实力,能伤到他们二人的绝无仅有。

这镇妖塔第一层与外界极为相近,上空也是一片蓝天看不到尽头,四野金光不断浮现,也是看不到尽头,他想看看这镇妖塔的尽头到底在哪里。

循着那声音而去,陈乙帆携着菱颜,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仍旧看不到尽头,途中却是遇到了十几只能量体,被他二人打发了,但是陈乙帆心底却极为不解,这镇妖塔内为何没有尽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乙帆心中一动,激起雷焰金身,菱颜清零的身影飘向了陈乙帆宽厚的肩头。

陈乙帆这巨大的身躯,在镇妖塔内极为显眼,几名少年,看到陈乙帆人这金身,不由分说便是一阵魂术激射过来。

陈乙帆周身金光护体,那些低阶魂术更本难以伤他,他睁目怒喝道:“你们干什么?”

为首少年见这金人竟然会说话,当即一愣,问道:“你是人类?”

“废话。”陈乙帆怒喝道。

那少年尴尬笑了笑:“对不住了,我们还以为你是那种罕见的能量体呢。”

陈乙帆见到是误会,也不跟这些人计较,继续远去。

那人顿时松了一口,喃喃道:“吓死我了,这人是谁啊?”

催动起雷焰金身,陈乙帆那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在广阔无边的镇妖塔内行走,陈乙帆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他只感觉到眼前景物一变,眼前场景一换,他与菱颜已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陈乙帆四处看了看,此时他二人周围被九根巨柱围了起来,那巨柱极为粗大,陈乙帆估算,这九根柱子都足有三四十丈粗细,其中五道柱子破损严重从六十丈高便断了,剩余四道颇为完整,看不到尽头。

这些柱子围成一个圆形,他二人便在这些柱子中间,陈乙帆再度估算,他距这些柱子足有千丈的距离。

散去金身,微微低头,陈乙帆方才发现他与菱颜站在一处高台之上,在二人身后,一串晶莹剔透的手链放在一打开的盒子内。

那盒子古朴无华,是以万年沉香木制成,可经万年不朽,藏纳灵物而不失灵气。

那手链共有二十二颗珠子,每一个珠子上刻着一道道纹路,看起来玄奥异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