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安琪王子暮《逆着时光的相遇》小说

2020-03-24 21:02

逆着时光的相遇

推荐指数:10分

逆着时光的相遇主人公叫安琪王子暮,由刘誉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文讲述了张氏财团的总裁张铭远的养子王子幕备受重视,有望成为财团的接班人。但他却遭受张铭远的侄子张鑫的敌视。王子暮凭借过人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得到众人的支持,同时邂逅女主颖儿,这时,张铭远得知自己尚有一亲孙女遗落再人间,谁能找到自己的孙女,谁就会是财团的继承人。王子暮以“老人想念孙女”为名,拜托颖儿假装认亲,却不料颖儿真的是张铭远的亲孙女,当真相揭开,处心积虑的阴谋大白,主角们却纷纷陷入理智、情感、道义的两难

《逆着时光的相遇》 第4章 那个光华灿烂的夜晚(四) 免费试读

颖儿在设计院也总是闲不着的。设计是烧脑的工作,画图又是细致繁琐的活儿,以前都是领导谈好项目分工,她只负责按要求制图,往往可以在家办公。这次接新项目,领导有意锻炼她,从一开始与甲方碰需求就让她参与进来。安琪每天在公司已经待到很晚了,颖儿却总是深夜才能回来。早上出门,颖儿要么是没起床,要么房间已空空荡荡,不知是起早就走了还是彻夜未归。

难得一起吃顿晚饭,还是叫的外卖。颖儿吃得差点睡着,饭菜都剩了大半。安琪也无奈了,收拾完餐桌热了杯牛奶送到她房间。颖儿正靠在床头活动僵硬的肩颈,安琪过去帮她安摩。

这情形跟安琪在之前的公司时刚好反了过来,颖儿乐得感叹:“风水轮流转啊!”

安琪同情地望着她,“还转,看你都快转晕头了,这样下去连恋爱都没时间谈了。说起来,林硕又去了哪个偏远山区,他有阵子没出现了吧?”

颖儿闷声闷气道:“去了四川……还是云南的,估计要半个多月才回来吧,刚好我最近也没时间跟他约会。有时候想想,找个这样的男朋友也挺好,不用整天腻在一起,少了柴米油盐的纠纷,又时常有久别重逢的欢喜。”

安琪被她的对偶句给逗笑,“你这也算是随遇而安的最高境界了:把颠沛流离过成诗。”

颖儿叹气,“什么诗啊?建筑设计里没有诗和远方,只有眼前的图纸和甲方!甲方只关注你使用率,外立面要高端大气少花钱,绿化要又美又仙省面积,哪有那么好的事,嗯?安琪,你说说,哪有那么好的事!”

安琪目瞪口呆,“哇,怨气好重……你就这个态度去跟甲方谈的?”学着她半嗔怒半撒娇的语气,“‘哪有那么好的事!你说你说!’”

颖儿失笑,“那我哪敢……”想了想又回头瞪着安琪,“说什么甲方,不就是你们公司吗?”

安琪一时倒忘了这事,拍拍后背让她趴回去放松肌肉,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们最近都是跟王总碰方案吗?”

“要是王总还好了。”提到这个话题,颖儿也没心情享受马杀鸡了,一骨碌爬起来,坐在安琪对面滔滔不绝,“据说啊,你们那位王总是拉夫堡大学的高材生,主修建筑专业,完全的内行人。图纸一翻,改哪不改哪,哪里有问题,当场就指出来,思路清楚,口令明确,我们高工都说:干了半辈子,总算遇到明白的甲方了。可惜就开了两次会,明白人出差了,全由那位二世祖说了算,横挑鼻子竖挑眼,根本是搅和来的。草图都出12个方案了,也不知他到底想不想这项目赶紧动工。”

安琪听得直皱眉,“什么二世祖?是我们地产部的吗?”

“你不知道?”颖儿颇为讶异地抓抓脸颊,“不过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哪个部门的,只知道他和王总一起负责这个项目开发。看着年纪也没多大,顶多三十,跟王总差不多吧,名片上Title却挺高的:执行董事,张鑫。姓张嘛,我们就朝他叫二世祖了。”

“姓张就是张氏二世祖啦?那你还叫张颖儿呢!我们董事长都七十多岁了,小孩怎么会那么年轻?”

颖儿耸耸肩,“要不然——三世祖。哈哈!”

“那是小张总——董事长的侄子。”同事告诉安琪,“他爸爸张铭威是董事长的亲弟弟,公司元老之一,前些年因病去世了,董事会的位置自然由儿子来坐。”

安琪惊讶,“真是二世祖啊?”居然被颖儿给猜中了。

她来帮同事打印材料,等着也是无聊,想起这件事就随口问问。

同事比安琪早入职一年,颇了解公司高层。说到这,安琪索性多问了一嘴:“董事长兄弟两个年纪差很多吗?听说小张总也就三十多岁。”

“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老张总是年过四十才老来得子。说起来,张氏生意做这么大,子嗣却很单薄。董事长膝下无子,也就这么一个侄子,看来张氏迟早是小张总的天下。”

“张家子嗣单薄也轮到你操心了?”不知何时站在二人身后的主管突然出声,盯着那个八卦的女同事语带玩笑地问,“是想亲自去绵延一下吗?”

安琪二人先是吓了一跳,那女同事反应过来,在主管手臂上轻拍一下,“讨厌,丁姐,你说什么呢!”

安琪吐吐舌头,收起打印好的文件,“我先拿去装订,剩下的等下再来帮你拿哦。”

望着安琪离开的背影,主管收起脸上的笑意,低声谨慎地说道:“小刘,你再不要随便跟安琪说张家的事,又不是不知道她认识王总。”

小刘惯性地应了声“哦”,又笑道:“放心啦,王总又不会跑去董事长面前说什么。”

“他为什么不会?”

“毕竟是张家的家事嘛!”

“我看你是这阵子忙结婚忙昏头了。”主管斜瞥她一眼,“平常消息那么灵通的人,该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王子暮的身份吧?”

小刘一脸费解,“王子暮?不就是空降到咱们地产部的新任总经理?而且还要等交接完英国事业部的工作之后,才能正式任职。”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以手指掩口,“听说董事长有一个领养的孙子,在英国留学……不会吧?”

张家老宅,野藤沿着墙面从楼下爬过二楼三楼,绕开窗子,一路攀至房顶。

二楼书房的根雕茶海前,张铭远姿态闲适地靠在太师椅里,看着对面专注于茶道的年轻人,目光中少少赞赏。

热水自高点注入古朴砂壶内,茶叶在壶内翻滚,茶香四散。茶壶微倾,茶汤从壶嘴缓缓流进茶盅,汤色金黄清亮,明净透底。再次注水入壶,高冲低泡。第二泡与第一泡的茶汤在盅内混合,再行斟入小杯。连同杯托一并敬置到张铭远面前,王子暮抬头微笑回视,关切地问:“我见您晚饭时没吃多少,是今天的饭菜不可口,还是近来胃口不大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