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琴语兮太叔辰是什么小说 驱魔夫妻档枯鱼之肆

2020-03-24 15:02

驱魔夫妻档

推荐指数:10分

琴语兮太叔辰是《驱魔夫妻档》的主角,作者全称叫枯鱼之肆,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猎人”, 他是“天师”, 她是古灵精怪的小女人, 他是腹黑深沉的大帅哥。 一对见面就互相放火的欢喜冤家, 外加两个摸不清状况,随时路过打酱油外加偶尔抽风的入门级“女巫”和“术士”, 乱了,乱了,这世界,群魔乱舞了……

《驱魔夫妻档》 002 抢的还是你 免费试读

温暖的阳光透过白色的薄纱窗帘照进屋内,琴语兮微微皱眉,吧了吧嘴,翻身,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朦胧中,感觉到脸颊上的不适,她眨着惺忪的双眼,看着正盘腿坐在床上,不安分地蹂躏着自己脸庞的身影,声音沙哑地说道,“贝拉,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我昨晚很累,现在需要睡眠。”

说完,她双手扯着身上的被子往上一抬,将脑袋埋了进去。

“不就是个‘食血魔’嘛,一只箭就能解决的事,你会有多累。”安贝拉不以为意地撇嘴,搓了搓手,掀开琴语兮身上的被子,“今天是我们开学报道的日子,别说我没提醒你,现在我们是大学生了,要有大学生的觉悟,赖床什么的,是高中生才会做的事。”

“你有觉悟?你有觉悟干嘛还跑到我家蹭早饭?”琴语兮脸朝下地趴在床上,瓮声瓮气地问道。

“那可不一样,”安贝拉伸手,拽着琴语兮的衣服,试图把她从床上拽起来,“你没发现吗,我比平时早了十分钟过来蹭饭,这就是我大学生的觉悟。”

怨念地坐了起来,琴语兮期期艾艾地看着安贝拉,良久,终于愤恨地咬牙,“蹭”的一下跳下床,踢开地上还没来得及拆开的几个打包箱,赤脚朝楼下饭厅走去。

琴翰一见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连忙上前,疼爱地亲了亲琴语兮的小脸,讨好地说道,“语儿,起来了?来,今天你妈妈做了你最喜欢的煎蛋三明治。”

把琴语兮带到饭桌边,琴翰递上了牛奶,又冲安贝拉点了点头,“贝拉,你也坐。”

“谢谢琴伯伯。”

虽然还有点“起床气”,但因为早餐都是自己喜欢的,琴语兮黑着脸色稍微缓了缓。

“语儿,昨天晚上还顺利吗?”琴婉絮慈爱地看着自己女儿,娇媚的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

“没什么难度。”琴语兮塞了一嘴的三明治,口齿不清地回答道。

“语儿,要不,爸爸送你们到学校吧,你才回来三天,而且又一直忙着追杀猎物,没时间熟悉周围的环境,人生地不熟的,开车也不方便。”

“车上有GPS,我们自己可以去。”

琴语兮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她父亲的好意,他们一家三天前才从国外回来,打包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拆开,昨天晚上她就单独行动了一次,战果不错。不过,一想到这里,她就有点奇怪,他们一家好好地在国外过着“打猎”的生活,而且,为了掩饰身份,她父亲还有份让人羡慕的职业——自己开了家牙科诊所,这可不是假的,她父亲有专业的职业执照,那是合法经营,收入不错,她母亲平时就帮着父亲打理诊所。

她出生在国外,从她有记忆起,不是她父亲单独“打猎”,就是她母亲和父亲一起行动,而她从小就接受着军事化的训练,在她十四岁的时候,终于通过答案,成了“猎人”史上最年轻的“猎人”。

只是他们打猎的不是平常“猎物”,不是常见的灰熊啊,野鸭啊什么的,他们的“猎物”是异形、鬼魂甚至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当然,对付不同的物种,需要用不同的工具。

十六年来,琴语兮都是这么过来的,直到上周她父亲突然告诉她要回国,她连半点准备都没有,房间里的东西就被她母亲打包,诊所也被父亲转手卖掉,回到这个据说是她母亲出生的小镇,更离谱的是,她还在一头雾水中,昨天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

是因为这里怪物横生?

不像。

怪物什么地方都有,不过每个地方都有“猎人”或者其他类似的职业者,有的是固定居住在那里守株待兔,有的则是像以前游荡的吉卜赛人,哪里有动静他们就朝哪里飞奔,所以,这里一定有别的“猎人”可以随时抽调,根本就不需要他们急乎乎地跑回来。而且,怪物什么的,总是消灭一个,滋生两个,他们也没那闲功夫插手别人的事,更何况……

她危险地紧了紧眼,昨晚上那个家伙,一眼就能看出是个“术士”,而且,还是个黑魔法五级以上的术士,能力应该不低,对付这些低等生物绰绰有余,根本就用不着他们跑到这里帮忙,再说了,她父亲也没提到过需要和谁合作的事。

就算要合作,也没必要连屋带车,什么东西都卖了吧?

父亲那么急着把家底清空,急吼吼地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甩了甩头,她决定不再纠结,反正不管他们有什么秘密,总会告诉她的,等他们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

紫藤花大学。

紫藤花大学是紫藤花镇的一所私立大学,接收的不仅是本镇的学生,周围几个临近小镇的人也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不单是因为这所大学有着悠久的历史,杰出的师资力量,也不单是因为这所学校环境高雅,专业齐全。和它的名字一样,这里随处都可以看见漂亮的紫藤花,毕竟这是紫藤花镇的镇花,家家户户都种这个,最重要的是,这所大学是附近几个城镇中唯一的一所私立大学,还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学校,生源自然好。

琴语兮把那辆二手雪弗莱停在停车场,才一下车,就皱起了眉头,“这么多人,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有什么办法?”安贝拉无辜地耸肩,看了一眼手里的纸条,“喏,这是我昨天来领的号牌,我们一个是1009号,一个是1123号,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语儿,你说这里的‘生意’是不是太好了点?”

“走吧,”琴语兮手里拿着校园的分布图,领着安贝拉朝体检处走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换两个前排的号。”

才刚一挤进主教学楼大门,走廊上长长的队伍就让琴语兮极度不满地撇嘴,照这个速度,她要等到猴年马月?把手里的包交给身边的安贝拉,她朝前挤去,刚走了几步,眼角正好瞄到身边的男生正看着手里的号牌,百无聊赖地发呆。

“嘿,我们又见面了。”她自来熟地勾着男子的脖子,笑着问好。

男子回神,看清身边女生的模样后,微微脸红,嗫嚅地说道,“是、是你。”

“看看,这就是缘分,我们昨晚才见了,今天一大早又见面了。”

“嘿嘿。”男子脸涨得通红,扭捏地笑着,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被抢了地盘后还要负责处理尸体的不公平待遇。

“我叫琴语兮,你呢?”琴语兮甜腻腻地笑了,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视线一直挂在男子手里的号牌上。

“太叔辰。”

这名字……太有创意了。

琴语兮嘴角抽搐地笑道,“你也排队等体检?”

这是紫藤花大学每年四月开学时的传统项目,新生、老生在报名前,都得到医务室排队体检,拿到了合格证后才可以到各自的班级报到,这也就导致了每次开学时主教学楼人满为患的情况。

“是啊,我在等我朋友。”

“唔。”琴语兮再次瞄了一眼太叔辰手里的两张号牌,贼笑道,“对了,昨天晚上的事还顺利吧?”

“顺……顺利。”太叔辰犹豫地点头。

看着眼前五官清秀的男生,琴语兮自动忽视了他脸上不自然的表情,继续套着近乎,“你看,既然我们已经并肩作战,又知道了彼此的名字成了朋友,是不是更应该相互照应,所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男子点头。

琴语兮继续说道,“我是新生,看样子你比我高几届,理论上,你更应该照顾我,是吧?”

“是的。”男子义气地点头。

琴语兮晃了晃手里的号牌,“既然你也这么认为,那就好说话了,拿去。”她把手里的号牌递到太叔辰手里,再顺手抽走了他手里的两张号牌,捏在自己手里。

“诶……”太叔辰伸手,欲从她手里拿回自己的号牌。

“你要干嘛?”琴语兮神色不善地瞪着太叔辰。

“那、那是我和我朋友的,你怎么可以抢。”

“抢?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我抢的?”琴语兮半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太叔辰,“你只是作为学长,再作为朋友,稍微照顾了我一下,这怎么会是抢?”她夸张地捂嘴看着身边的男生,哀怨的眼神直勾勾地戳在他身上。

太叔辰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可看到琴语兮楚楚可怜的表情,责备的话又被压回了嘴里。

看着手里一个为12号,一个为15号的号牌,琴语兮得瑟地笑了。

“我可是有救兵的,他是我朋友,”太叔辰一边不甘心地说着,一边回头看了看教学楼的入口处,似乎真的是在等什么人,“他马上就到了,你这样,我没法向他交代,他脾气不好,如果看见你……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我……他……”

纠结地收回了嘴边语无伦次的话,太叔辰急得额头冒汗,也不知道是担心自己会再重复一次昨天晚上的遭遇,还是担心琴语兮等会儿的处境。

“既然是朋友,他就不会这么斤斤计较,再说,要怎么交代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就这样了。”琴语兮自动忽视了太叔辰嘴里那所谓的“救兵”,不以为意地晃了晃手里的号牌,转身朝安贝拉走去。

“可是……他……”望着琴语兮小小的背影,太叔辰郁闷地咬着唇,自言自语道,“今天他应该不会像昨天晚上那样发飙吧,毕竟这是公众场合,他应该不会把我怎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