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医妃人美路子野(白丝筠方岚华)

2020-03-24 12:05

医妃人美路子野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医妃人美路子野》由著名作者红烧锦鲤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白丝筠方岚华,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是二十一世纪,拥有“神之手”的超一流外科医生。一朝穿越哥哥傻,母亲弱,爹不爱,庶妹抢她未婚夫……找死!揍渣男,斗庶母,手撕白莲花,脚踩斯文败类!他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夜帝魔君。遇见她后……第一次,被扎晕塞床底,抢了玉佩;第二次,坏了美事,撕了情书;第三次……“嫁给我,尊你为后,并肩天下。”她拉着魔君的腰带,“帅哥考虑以身相许吗?这天下,我六你四。”

《医妃人美路子野》 第5章 陷害 免费试读

再次睁开眼,白丝筠看向周围,红色锦被,摇曳红烛,隐隐能听到外面嬉笑娇嗔的声音,幽幽叹了口气,她怎么能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呢?

白丝筠扭动着身子,想把绑在身上的布条挣开,可是这看着不粗的布条却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忽然一丝味道钻进鼻子里,白丝筠一个激灵挺身坐了起来,然后迅速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脸趴在了枕头上。

这是……催情的迷香!

白丝筠眉头一紧,事情不妙,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样的一个看起来就活色生香的地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必备地之一——青楼了!

白丝筠只记得,当时她和白锦曼一起去了花园水榭上的凉亭,还没说几句话,吃两口点心……

点心里肯定有问题!

就在白丝筠后悔不已的时候,一声门响,白丝筠扭头看过去,一个大腹便便喝的烂醉的男人撞开了门摇摇晃晃走了进来。

胖大叔走路摇摇欲坠,一边走嘴巴里还念念有词,“小美人,大爷来啦!”

他说着就朝白丝筠扑来,白丝筠一个转身两脚并齐对着他圆滚滚的肚子,一踹,那人好像一个皮球一样,一下弹开,重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小美人~”他嘴巴里还在念叨着,估计已经醉的晕乎了,念叨着念叨着,竟然两眼一闭,躺在了地上。

“喂!”白丝筠看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胖大叔,更头疼了,失策失策,应该让他先把她身上捆的绳子解开才对啊!

坐在床边的白丝筠闻着这个迷香的味道极不舒服,她索性从床上跳下一颠一颠的跳到了门口,外面这么热闹,怎么都能遇到一个人帮她把绳子解开。

正要出去,门又被撞开,白丝筠站的离门太近,被冲进来的人猛地一撞往后面仰去,幸好那人眼疾手快长臂挥出揽住了白丝筠腰际,才让她没有直直地摔在地上。

“你……呜!”白丝筠话都没说完就被男人捂住了嘴,男人身形极快,将她用力一扯,回到了床边,躺下时,男子扯下了床上的红幔,两具身体叠落在一起。

“你!”

“闭嘴,出声就杀了你!”男子压在白丝筠的身上,手捂着她的嘴,近在咫尺的男子大带着一片素银面具,穿着一身黑衣,面具后的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紧盯着房门。

白丝筠与他紧贴在一起,能感觉到他胸膛里的心跳蒙烈跳动着,一阵血腥味钻进了鼻子里。

“禁军搜人,不许违抗!一定要把人找出来!”外面的叫嚷声越来越近,白丝筠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忽而感觉脖颈上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了过来,白丝筠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们在找你。”白丝筠极为笃定。

男子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道:“你若是敢出声,我就杀了你。”

“可就算我不出声,等会人来了,你也跑掉。”白丝筠眼神里毫无惧色,她优哉游哉的看着这个男人,男人眸色一颤,短刃挑起了她的下巴。

“你是何人?”

“你给我松开,我有办法把事情解决了。”

“就凭你?”男子言语轻蔑对白丝筠毫无信任。

白丝筠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你信不信,反正禁军抓的是你,不是我,”

身子被捆着,白丝筠根本没有逃脱之力,这男子虽受了伤,不过武功定然不弱,自己想跑也没那么容易。如果能挡住,算是这人欠了自己一个人情,挡不住,就说被威胁了,白丝筠两边都不吃亏。

男子伸出手摸在了她的腰上,二人贴的这般近,他的手还在身上乱摸,白丝筠拱起腿,想要踢他,就被男子一个侧身将腿压在身下。

“你想作何!”

“你老实点!快点给我解开,别趁机占我便宜。”白丝筠瞪着他,怒斥道,男子直接抽出短刃,在她身上一划,布条全都被割断。

白丝筠迅速起身,发现衣裙上全是血迹,来不及想,直接将沾了血的衣裙脱下,幸好天冷,穿的不少,中衣还干净。

男子见她脱了衣服,扭开头看向旁边,见他这个举动,白丝筠白了他一眼,将地上躺着的胖大叔的滚金绣球的长袄扯了下来,披在身上。

白丝筠刚把衣服穿上,禁军就闯了进来,白丝筠将胖大叔往桌子下面一推,走了过去。

“搜什么人啊!”她靠在门框上,身上满是酒气,禁军看她这样也没有退让,直直要往房间里冲。

“哎哎哎!大爷睡着了,你们要是打扰了他,我以后就没生意了。”白丝筠柔若无骨的小手推着前面的禁军将领的胸膛,“大爷有空也来奴家这里玩啊,奴家给您唱曲好不好?”白丝筠声音都能挤出水来,可那人毫不被美色所动,抬手将她的手打落。

“禁军搜人,谁若挡路,杀无赦!”那人抽出寒刃,声若猛虎,将她推开,直直冲入房中。

环顾房间,房中空无一人,白丝筠急忙道:“我都说了没人,你们快些走吧!”

禁军怎么会理会她,直冲床边,挑开红幔, 一阵沉默,后“走!”为首的首领一挥手,剩下的几人跟着离开,白丝筠余光看向床上,胖大叔盖着锦被睡得格外香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