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阿寻芳免费全文 白骨哀小说

2020-03-24 06:02

白骨哀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阿寻芳的小说叫做《白骨哀》,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君池官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青灯古佛之畔,一人轻捻舍利子,却长发垂耳,不与旁人相同,轻轻地叹息溢出,寺外不知名的鸟低声鸣唱,转瞬间身旁黑暗倾泄而下,清香味涌入鼻尖,“当真不愿和我回去?”再听这人的声音,心中没有一丝波澜“施主请回。”

《白骨哀》 第16章 开过红薇一架花【五】 免费试读

当时临宸是喝退了所有宫人,还叫关上内殿大门的,所以谁也不知道帝君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但她很清楚,因为是临晟亲自告诉她的。

“你怎么那么傻……”她听了经过只有叹息--临晟竟去求临宸放她出宫。

“我总得试一试。”临晟苦笑,“但皇兄……罢了,至少他答应我不会继续幽禁你,这样就够了,扶薇。”

他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而当她看向他的时候,他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抹特别的微笑。

我们总不能永远这样偷偷摸摸地见面,在向兄长求恩典的时候临晟已经想到了一个带她出去的办法。

“母后对我说过,宫中有一处密道直通外方。”他说起琼慧皇后提过的秘事,神情有些阴郁,“是大梁时千重阙初建就有的,百年前云戈公主奉诏探查全貌绘成图形,之后便一直成为历代帝君所知之秘。”

这就是他们的机会,他已经查知地图就藏在重华殿中:“找到它,扶薇,只有知道密道所在,我才能将你带出去。”

而这似乎也不是多难。

她答应了临晟,而次日一早侍卫就都撤去了,她走出容芝斋,看着被轻雾萦绕的竹林小径,嘴角含笑。

几天后,宫中又多了一条新闻--幽禁已久的怡妃晨间在照晴池畔吹笛,雾气如云,笛音缈缈,被乐音引来的帝君一见之下恍惚得不知今夕何夕,竟是怜惜又起重拾恩爱,当晚就留宿在了容芝斋。

真是个惑乱君心的妖孽。

但不论妃嫔们如何恨得牙痒,她重又得了爱幸是不争的事实,或许不似之前风头最盛之时,但也足以令她时不时地前往重华殿觐见。

而机会既然多了,多试几次总能成功,她终会找到想要的东西。

密道的全图被收在一个不起眼的木匣里,上头还积了不少灰,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放在重华殿内殿的书架上,想是天下承平日久,帝君平日里也就不太重视这东西。

卷轴交到临晟的手里时他高兴地抱起她原地转了好几圈,跟着将一个蜡丸交在她手里:“服下此药便有假死之状,三日后朔夜,你只要服药即可,其他的事我自然办妥。”

他安排的宫人会以她的“暴毙”引起一场混乱,而他则会趁此混乱带一具尸体入宫,将她换出去,偷梁换柱天衣无缝。

没有人会发现,谁都不伤颜面,这绝对是最好的做法。

她收下了蜡丸。

三天后的晚上,朔夜无月,夜色比平日更浓重了些,容芝斋中她叫人掌了一盏孤灯,在灯下切开蜡丸,但见里头的假死药小小的一颗,倒像年前南州进贡的相思子--

殷红如血的,欲碰不能碰。

桂月,初一,月黑。

千重阙不宁。

容芝斋里骤然响起的呼号哭喊之声打破往日的安静,原本正要前往容妃居所的帝君听闻消息急急赶到了容芝斋,随后整个太医院都被召了过来,医官女令站了一屋子,一个接一个地进里间诊脉,然后连滚带爬地出来。

帝君在里头大发雷霆,但天子之怒也没用。

怡妃气息微弱,已然没救了。

就这么一直闹到夜半时分,容芝斋内仍是灯火通明,终于在一片悲声后,一名宫人在大门外挂出了白幡。

有人亡故。

仿佛刹那间,人来人往的热闹就都止歇了,太医院的人被喝退,连宫人也都退到了院中。

容芝斋内,一片寂静。

与此同时,在千重阙不为人知的某些角落,却能听见错落的脚步声隐隐传来,暗夜之中,若是不明真相的人听见了,还要以为是这深宫中往昔某场厮杀中的亡者又返了回来,打算再一次重复他们生前经历过的生死搏杀。

但活人总是比亡者更可怕的,亡者或许有执念,活着的人却总是有更多的欲望和野心。

“杀--”

黑暗中,忽然有人尖着嗓子喊了这么一声,重重宫室的下方,所有平安宁静掩盖的黑暗骤然被火光照亮,全副武装的甲兵暴露在光线之下,面目被跃动的火焰映得狰狞。

杀声顿起。

石壁骤然升起露出后方的通道,禁军蜂拥而至,不断加入厮杀。

通道中的甲兵被截成几段,包围不断缩小,空气中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周身浴血,尊贵的晋王杀红了眼。

最忠心的亲随替他挡下了一剑,他却也已经退无可退,背脊贴上了石壁。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一空!

他猛地向后仰倒,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石壁重又在眼前合上,四下重归黑暗。

但这黑暗也只持续了片刻而已,灯火立刻又亮了起来,他拄剑起身,踉跄着向密道的另一头走去。

尽头是一间石室。

他看过地图,这样的石室在千重阙下纵横交错的地道很寻常,但此刻唯一不寻常的是--

室中有人。

“是你!”他惊而后怒,然后猛地醒悟了什么,“你--你!”

“我怎么了?”室中人反问,“我应该已经死了是不是?”

她冷笑起来。

“可惜,我还活着,我莫扶薇还活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