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若水厉铭-宁若水厉铭是哪个小说

2020-03-23 21:03

宁若水厉铭是哪个小说,宁若水厉铭小说叫做《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宁若水厉铭小说精彩节选:我靠,原来若水真的没骗她,什么来自千年前的魂魄,什么为活命不得不跟着。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
推荐指数:★★★★★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在线阅读>>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精选:

我靠,原来若水真的没骗她,什么来自千年前的魂魄,什么为活命不得不跟着‘如意真仙’修炼。

还有善魂被抽走送进轮回,为消除执念放弃了那个修仙世界,变回凡人……

我勒个去,若非亲眼所见,打死她都不可能相信的。

“若水,你……你进她的身体里了?那她去哪里了?”肖晴慌忙到处观看。

明明是两个人,怎么一下子变成一个了?

若水此刻已经是宁若水的模样,眼角的小黑痣不见了。

穿着打扮都和宁若水没任何差别,唯独胸前那颗红蓝晶石。

无法开口回应对方,闭目抓紧晶石就要彻底融为一体时。

“等等等!”肖晴赶紧压住她那只手,提醒道:“你忘了你和我说的吗?你说一旦融为一体,

就再也出不来了,不是说好等宁若水跟厉铭离婚那天才融合的吗?”

好吧,她信她了,既然如此,那计划就不能变,否则怎么报复厉铭?

若水身子一僵,赫然睁开眼,戾气骤生。

肖晴见状,下意识后退。

她知道若水心中有恨,可同样的表情放到宁若水这活骷髅上,说不出的骇人。

就跟画上的厉鬼一样狰狞可怖,干笑着劝解:“我们不着急,你先出来,

我们一步步按计划行事,否则你的执念可能永远都消不掉!”

消除了执念,才可以成为正常人,这是若水自己说的。

她希望能帮到她,这个才认识了一个多月的新朋友。

话音刚落,若水就从宁若水的身躯里走出来了,更拉着肖晴头也不回大步远去。

对,再等等,她要那个人这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而不是直接杀掉。

宁若水身子一晃,后捂住头扶墙站稳。

不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又恢复成了那个双目无神的迷惘模样。

那个自称是她的人呢?

*

墨城有座位于繁华地段的富阳山,远了看,也就一不大不小的矮坡,但近了看,还是有些高度的。

山中四季常青,皆是不畏严寒的绿植,隐约可见一栋栋灯火通明的别墅矗立其中,高低起伏。

整座山仅有十座豪宅。

高官、富商、名流,什么人都有,唯一特点,巨有钱,巨有势。

厉家私宅就在此地,是当初厉老爷子买来给儿子将来安家落户的宝地。

高等商贾对此地也只能望其项背,非人上人不得拥有。

而厉家在墨城已是三代首富,打个喷嚏都能让全城金融陷入恐慌。

老爷子预计再过五年就让出董事长一位,厉铭的身份,可想而知。

目送司机刘叔将车开下山,肖晴与若水从一处花丛后走出。

“你进去吧,我也该回去给那无良亲戚看家了!”

随手指向下方灌木中某一栋,后双手插兜耸耸肩:“记得早点回来,这几天就不陪你了,我那网店离不开人!”

若水明白的点点头,目光移向对方时,波涛汹涌的恨意也在逐渐消散,转为感激:“嗯,谢谢你!”

“呵,谢什么谢啊,我还要谢谢你呢,让我见到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

但我相信你是个好人,答应我,万事小心,别给警察逮了!”

不是说再过十天,还不与宁若水融合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吗?

如今她看若水除了能让厉铭看不到她外,其他人都能见到。

搞不好给拘留个十天半月,她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这位来自千年前的朋友了。

还指望她发大财呢。

告别了肖晴,若水来到厉铭家大门前,透过院子,可以看见里面灯火明亮。

这一个多月她每天都在逼迫自己融入这个世界。

文化、生活方式,适应各种‘高科技’产品,挺要命的。

还得抽出时间来了解这个男人。

她知道厉铭不喜欢和人共处一个屋檐下,所以只有白天才会有佣人过来打扫,夜里,仅他自己。

刚好方便行事。

想起在电梯里男人的反应,当真失望透顶。

肖晴说的什么屁滚尿流根本就没发生,可她坚信没有人不怕鬼。

摸摸大铁门,大概衡量了下高度,阴着脸后退几步,再飞快冲刺,脚尖踩上凹处,身躯一跃。

眨眼已经飘然落地,连弯腰打滑都不曾,更悄无声息,这绝非新时代的人能做到。

没错,就是轻功,曾经的太叔若水可是出生于古武世家。

虽然一直是最不成气候那个,且也就练了点轻功用做逃命。

至于拳脚上,哪怕是这不注重武学的未来世界,或许也不是厉铭的对手。

所以她必须多加小心。

边往屋里走,边用大拇指擦过晶石红色那面。

问她为什么非要这么对付厉铭?她也不知道,因为来时喝过了忘忧酒,还是她自己自愿喝的。

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她都记得,唯独没有厉铭和卓丝茹的那部分。

更记得在陵墓中所遭受的苦,被师傅救出,来这里报仇,历历在目。

而且从看到厉铭那一刻开始,她就恨不得上去杀了他,全身毛孔都在愤张。

一定是恨极了才会如此,那些所遭受的苦定然和他有关。

本想将‘解忘’服下,看看她跟他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又怕扰乱心绪。

当初会那么做,一定是有它的原因,所以还是等把厉铭折磨疯了再说吧。

到了富丽堂皇的大堂,若水也没去欣赏周遭格局,仿佛只要厉铭在,一切新奇事物都会变得黯淡无光。

只有那无边无际的憎恨,压都压不住。

五指成爪,几个健步便到了沙发后,对准男人后颈刚要掐下去,潜意识里又觉得这么直接弄死太便宜了。

不得不吞咽着口水,极力克制,很快,杀气尽退,冷漠凶煞的绕到其对面轻蔑俯视。

犹如看着个垂死挣扎中的肮脏老鼠。

厉铭若知道几步开外正站着个人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自出生起,他就是个典型的无神论者,更将电梯事件归类于幻觉。

只不过这幻觉太过真实,以至于现在还未从此事中走出来。

回到家后,他没像过去一样直接上楼睡觉。

而是如一位王者般坐靠在暗色沙发中沉思,顷长双腿交叠,手臂环抱,无焦距的看着某处出神。

经过长时间的影视熏陶,若水对这个年代的男人有了新的评估。

不得不说,厉铭生了副好皮囊,比那些所谓的明星更加光彩夺目。

但她就是欣赏不来,瞧,若非恨到极致,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厌到这个地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