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20-03-23 18:02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是半半橙创作的重生小说,主角:夏晚橙安战,作者:半半橙。本文学为您提供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前世的她贵为天之骄女,可是没有想到却是被有心之人暗算,还一直把坏人当亲人。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
推荐指数:★★★★★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在线阅读>>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精选章节

一鞭一道痕,一掴一掌血。

夏晚橙的话无疑是最尖厉的刀子,直往在场每个人的心里戳。

除夏午橘外,所有人脚步匆忙地低头离开。

直到回了家,倪云白还是无法完全消化夏晚橙说得那些话。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夏晚橙是夏家这三个女儿里她最不需要费心的一个。夏晚橙任性,张扬,易怒且受不得半点委屈,通常只用给点火星就能自爆。

今晚的这出戏倪云白根本没费心。她知道夏晚橙喜欢罗文林,能嫁给喜欢的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虽然这上头冠上了一个“私奔寻死”的帽子。

可让倪云白没想到的是,他们这群长辈竟会哑口无言地让一个小丫头连羞带辱一个多小时。末了,也只能落荒而逃。

倪云白气得眼晕,夏晚橙又何尝不是。

她气薛明就无情,气罗家恬不知耻,更气自己上辈子的愚蠢。

从头到尾,罗家只是贪图夏家的背景人脉和资产而已。她还真当罗文林非她不娶,还真当齐懿喜欢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受不见天日的折磨。

还有她亲爹,今晚表现出来的吃相实在过于难看。就算迫不及待想把她给打发出去,也不至于自降身份求着罗家娶她。

这种种诡异的行为,愈发让夏晚橙心生疑虑。

难不成她母亲的车祸当真有薛明就的一分助力?

耳边传来了夏午橘惊讶地啧啧称奇:“今天好像突然长脑子了?”

夏晚橙苦涩地笑了下,问:“二姐,妈出车祸的事你还记得清楚吗?”

见夏午橘面露苦楚,夏晚橙又急忙补充:“我就是想不明白,好生生地,车子怎么会从山上翻下去呢?”

“那时候车子刚上高速,妈就发现了刹车有问题。”

夏午橘闭眼掩去痛苦,缓了好久,才说:“但稽查局调查下来,说只是因为母亲疲劳驾驶导致的车祸,和刹车无关。”

“刹车失灵?”夏晚橙大惊。

又是刹车失灵?她车祸瘫痪就是因为刹车失灵,她母亲也是?

夏晚橙问:“当时调查的负责调查员是哪位?”

“徐东来。”

夏晚橙只觉一股股凉意从她脚心往上窜。

她上辈子车祸调查的负责人也是这位徐东来。

这位柏海稽查届传奇,也是柏海有史以来升职最快的稽查局局长,竟然先后负责了她和她母亲的两桩车祸调查?

已知她的车祸是密谋勾结下的产物。那她母亲呢?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吗?还是另有隐情?

夏晚橙头疼更甚,只觉一座冰山的尖尖角已经露出海面,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摆在了她面前。可底下隐匿的东西是什么,有多少,她全然不知。

夏晚橙被夏午橘勒令在医院静心休养。直到八月十五那天,夏午橘才来接她出院。

“今天舅妈生日又赶上中秋,舅舅让我们去吃饭,大姐也赶回来了。”

当时夏晚橙正懒懒散散地烤着太阳,闻言就把手里的杂志递了过去。夏午橘接过来一看,见上头赫然是则小道八卦:

“据知情人士透露,日前轰动一时的夏棶遗产争夺案已落下眉目,由夏棶的丈夫薛明就继承夏棶全部遗产。据悉,夏棶女儿夏晚橙对其结果表现出了强烈不满,认为其舅舅夏杙联合亲爹伪造遗嘱,并在众目睽睽下打了亲舅一巴掌。

夏午橘无语:“现在好了,人人都知道你打了亲舅舅。”

“那是他该打!”夏晚橙突然严肃道:“你不会真觉得咱妈能把遗产给薛明就吧?”

想当初要不是夏杙以夏棶亲弟弟的身份给薛明就担保那遗嘱的真实性,他薛明就这会儿就是个一穷二白的鳏夫,他还能把倪云白接家去把她们三姐妹给赶出来?

还有她那舅舅夏杙!之前员工工资都发不起,公司都挂了牌要出售。怎么夏棶一死,他的经济危机就全解除了?

夏晚橙这几天仔细想过,她母亲车祸的时间点很诡异,正好就是夏棶要和薛明就离婚,薛明就面临净身出户以及夏杙濒临破产的关键时候。现在的种种迹象也表明,夏棶一死,薛明就继承了遗产,他和夏杙的所有危机就在顷刻解除。

这两位,是夏棶死亡的最直接受益人。

而且夏晚橙一向信不过她这个舅舅的人品,他能做出什么腌臜龌龊事夏晚橙都不意外。

都说家贼难防,如果真是薛明就联合夏杙动的手,那夏棶确实无从防范。就像夏晚橙当初防不住罗文林和薛沛榕一样。

但夏晚橙还有一点想不通。就凭夏杙和薛明就的能耐,凭什么能让稽查局的人为他们隐瞒善后?

这背后是否还有其它让夏晚橙摸不着头脑的缘由存在?

夏日的夜,天上一点云没有,一轮残月孤零零地坠在夜空里。沉闷的空气中裹挟着叽嚷的蝉鸣,摇曳在树影深处的红灯笼在压抑夜色中连成了一条笔直的红线。

位于柏海城北的夏宅热闹得紧。正直八月十五,夏杙夫人韩瑜的生日和中秋佳节赶在了一起。夏杙宅邸门前熙来攘往,香车超跑络绎不绝。

倪云白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口帮忙迎人,得意地听着来往众人称她一声“薛太太。”

“妈,你看你现在多体面。这柏海城里谁不得卖你几分面子。”

倪云白笑着把目光放到女儿身上,替她理了理鬓角的碎发,说:“等哪天夏氏改姓了薛,这薛太太的称谓才算值钱,懂吗?”

这说话间,一辆M打头的豪车缓缓停在了跟前,车门打开,一只白色的细跟高跟鞋便落了下来。

这是个穿了条米色长裙的女人,自她从车上下来的过程中,她的举手投足都透露出了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好像生下来就是为了接受别人的欣赏和钦羡一般。

“真讨厌!”

蹿进耳里的一声咬牙切齿把倪云白的思绪唤了回来。她看着那女人一步步向她走近跟她说话,那声音仿佛是从黑胶唱片机里发出来的,带着一种傲慢的优雅。她说:

“倪阿姨,我妹妹到了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