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晚晴天小说-相思晚晴天小说阅读

2020-03-23 06:00

小说《相思晚晴天》的主角是苏晚晴厉远钧,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相思晚晴天小说阅读。相思晚晴天小说精彩节选:没想到白静都已经死了,她的女儿竟还能妨碍到她们母女俩在苏家的日子。

相思晚晴天
推荐指数:★★★★★
>>《相思晚晴天》在线阅读>>

《相思晚晴天》精选:

厉远钧眸光微深地盯着她,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一抹刺痛传来,苏晚晴像小猫一样哼唧了一声。

“我指的是伤口。”他淡淡地说。

苏晚晴捂着脸,眨了眨眼睛,“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他侧过脸,无视她厚脸皮的问话,吩咐烈阳开车。

苏晚晴低下头,抿嘴直乐,他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她心里知道,他就是关心她。

圣心医院。

“厉少爷,您说的伤口,在哪儿?”圣心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扶了扶老花镜,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苏晚晴,满脸疑惑。

苏晚晴把脸凑上去,撩开头发丝,指了指脸上那道快愈合的细小伤痕,“医生,在这儿呢。”

年近六十的主任医师瞪大眼睛,瞬间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圣心医院自百年建院史来,还是第一次接收一个伤势这么——这么难以描述的病人。

他嘿嘿笑了几声,恭敬而又不安地看向厉远钧,“厉少爷,那我马上就为这道伤口做出细致的处理。”

厉远钧缓缓点头,随意坐在沙发上,拿了本杂志翻阅起来。

几分钟之后,帘子“哗”的一声被拉开,伤口被处理完毕的苏晚晴站在了他面前。

厉远钧抬眸看去,唇角瞬间抽搐了几下。

苏晚晴脸上贴了一块跟肤色相近的OK绷,完美地遮掩住了那道细小的伤口。乍一看,果然细致到看不出她受过伤。

“谢谢主任,主任再见。”苏晚晴连连鞠躬地退出医院大门,一扭头,瞥见伫立在迈巴赫旁的厉远钧,忍不住一路小跑地奔到他身边。

“我看那主任的表情,好像不是很开心,”她小声嘟囔,“等下次我来找他治病,他会不会拒我于门外?”

他淡淡回答,“不会。”

苏晚晴愣住,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厉远钧双手插着裤袋,闻言平静地瞥了她一眼,“他是厉家的家庭医生。”

“可我又不是厉家的人……”她低着头想要上车,却不小心撞在他胸口上。

下巴被人轻轻抬起,苏晚晴抬起眸子看着他,差点被他黑洞般的眸子给吸进旋涡里。

“现在不是,以后总归会是。”他低沉清越的声音,仿佛暮鼓晨钟,一点一点地撞击着她的心。

苏晚晴一路都在烈阳能杀死人的目光中回到家,痴痴地站在苏家门口,挥舞了半天手,等目送完厉远钧的车离去,这才收起笑容,晃动了一下脖颈,抬头看了一眼苏家大门。

是时候去验收一下挨打的苏媚盈了,她深吸一口气,抬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这才目光含泪地走进去。

大厅里,苏媚盈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身子不时地瘫坐下去,看她愤然盯着自己的目光,想来是被苏致远狠狠教训了一顿。

“致远,晚晴回来了,你就别生气了。”邱雅芳讨人厌的声音尖声响起。

杂乱的脚步声过后,苏致远匆匆出现。

“你这孩子,出门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邱雅芳连声责备,“有哪家姐姐跟妹妹之间没点小矛盾?妹妹闹了你几句,你就离家出走,这都是跟谁学的坏毛病?”

苏晚晴眼睛转动几下,“噗通”一声,忽然跪在了苏致远面前。

这一跪,顿时把苏致远给跪懵了。

“爸!”她声泪俱下地抬起头,泪水扑簌簌落下,“妈的墓园里,野草已经没过我了,这些年,你有亲眼去看过她吗?”

“妹妹有你和邱阿姨护着,我又有谁能护着?早知道这样,当初我还不如跟着妈一起走了算了。”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忽然翻了几个白眼,“噗通”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大小姐!”吴妈急急冲上来抱住她,抬头冲苏致远哽咽,“老爷,大小姐刚刚一定是去墓园看望她母亲,受了太多刺激,您就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吧!”

苏致远牙关紧咬,面色阴晴不定。

邱雅芳生怕苏致远一颗心偏向苏晚晴,急急说道:“致远,这些都是孩子们的事,你就让她们自己去解决……”

“你闭嘴!”苏致远瞪圆了眼睛,劈头盖脸地教训,“这些年我把家交给你,你就是这么做一家之母的?媚盈被你教得蛮横粗鄙,跟当年在酒吧跳舞营生的你没什么两样!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苏家太太,不再是当年那个在外面混社会的小太妹!你从骨子里就没改过你这条劣根!”

邱雅芳瞬间白了脸,浑身颤抖个不停。

这些年,无论苏致远再怎么发脾气,也绝不会当着佣人和孩子的面,掀她的老底。

她也一直以为,嫁给苏致远之后,自己过去那些不堪的历史,早已被洗得清清白白,可没想到,她忘了,他却没有忘。

尖锐的指甲刺进掌心,邱雅芳难堪地露出一抹笑,“好端端的,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干什么?”

苏致远怒斥道:“让孩子知道她的母亲是个什么德行也好!我有时候甚至怀疑,媚盈这秉性,究竟是不是我苏致远亲生的孩子!”

邱雅芳蓦地提高声音,尖着嗓子说道:“她当然是你的孩子!致远,你可不能冤枉我!”

“从现在开始,取消你和媚盈每个月的零用钱,等晚晴什么时候原谅你们母女再说!”苏致远脸色阴沉地拂袖离去。

邱雅芳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恨不能冲到苏晚晴房间给她两个耳光。

没想到白静都已经死了,她的女儿竟还能妨碍到她们母女俩在苏家的日子。

不知不觉间,苏媚盈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摇摇晃晃地走到邱雅芳面前,睁大眼睛问道:“妈,爸刚刚说,你是酒吧女出身?是真的吗?”

邱雅芳回过神来,脸色难看地哄着她,“媚盈,你爸那是瞎说,你别信。”

“所以,你以前跟我说,你是有钱人家出身的小姐,都是骗我的?”苏媚盈盯着她,一步一步往后退,“所以,别人家的妈妈都是真的贵妇,而你,是假的?”

“媚盈,你怎么能这样跟妈妈说话?”面对女儿的质疑,邱雅芳快要窒息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