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溪临钧小说名字-蚀骨之恨洛溪临钧

2020-03-22 18:01

洛溪临钧小说阅读,带您赏读佚名原创小说《蚀骨之恨》洛溪临钧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洛溪临钧小说精彩节选:如今这希望又被他亲自揉碎掰开,告诉她,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蚀骨之恨
推荐指数:★★★★★
>>《蚀骨之恨》在线阅读>>

《蚀骨之恨》精选:

她早就忘了自己原本叫什么名字,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名字,是她占用了洛溪的身份。

洛溪患有一种很奇怪的病,身体极度虚弱且多数时间都在昏睡,她便附在洛溪的身上领略了人间万物,最终陷于临钧。

后来她才知道洛溪来自于昆仑,而她也同样不普通——她诞生于魔族深渊。

她是想要离去的,可洛溪挽留下了她。

洛溪轻声道:"我快撑不住了,日后你便是洛溪了。"

她终究舍弃不下这一切,尘封起了自己的法力。

洛溪走得那天很安静,谁都不曾知晓,除了她。

她成为洛溪的这几百年间几乎日日都跟在临钧身后。

她知道临钧不喜欢她,但她不在乎,反正有婚约在身,又有这大把的时日,她不信临钧就真这般无动于衷。

而事实证明临钧的心当真就像是块石头。

令霜的讥讽与挑衅、锦忆的两面三刀、仙界众人异样的眼光她都可以当做自己没有心般无所谓,因为她的心早已捧到临钧跟前,被他的淡漠与冰冷伤了个透。

同临钧定下婚约那天她并不知晓,是洛溪后来告诉她的。

她一直以为是洛溪去求了洛贺,而洛贺又与临钧做了什么交易才有了这婚约。

可锦忆的话让她明白,原来她才是第三者,临钧是厌恶她的。

她可以接受不爱,可她好像不能接受厌恶,她第一次产生了退缩。

她让自己进入了沉睡。

"洛溪,你给本君醒过来。"

临钧熟悉的冰冷中带着命令的语气从耳边传来,她不愿意听,将自己的五感封锁住。

她飘浮于神识世界里,没一会,临钧的神识渐渐显现出来。

神识世界是最隐私且重要的地方,可她向来对临钧毫不设防,竟让他可以来去自如。

临钧直接霸道地拽过她,眸子隐带怒色。

"你还想在这里躲多久?"

"我出去做什么?"她挣扎,"出去看你同锦忆两厢情愿的模样么?还是说再因为些无为的罪名受罚?"

临钧用了灵力将她禁锢住,说出的话依旧再不断地切割她的心。

"你自己做错了事,就该承受处罚。我留你下来,便是让你赎罪的。你又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做错什么了便要赎罪?"

她蓄了法力将临钧的禁锢冲撞开来,临钧抬手化开波及到他的法力,眸子如深不见底的寒渊。

她被那眸子一触,情绪直接上涌。

"我说过,优昙没有勾结魔族,我没有伤害锦忆,你究竟要我说多少遍?!你每一次、每一次都不信我,你心里早已把我烙上重重罪恶,那你还来这问我做甚么!"

"你是魔族这一点,足以说明一切!你想让我如何信你!如何能信你!"

临钧狠狠抓过她,双目渐渐赤红。

"我亲眼所见,而你也无法争辩,你又让我如何信你?"

她双眸泛泪,有些声嘶力竭的意味。

"你当初知道我是魔族那刻起你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要放我!我没有伤过任何一个人!优昙一族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我是魔族!你凭什么就这样给我们定罪?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当年她意外暴露了身份,她以为她必死于临钧之手,可他最终放过了她,给了她一个虚无却无限美好的希望。

如今这希望又被他亲自揉碎掰开,告诉她,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临钧凭什么?

就凭她爱他么?

她的心早已痛得感知不到痛觉,剩下令人窒息的感觉。

"临钧,我至今唯一的错误,大概就是因为一眼而爱上了你。"

她浑身颤抖,用了全部力气才能说出这句话,"我们解除婚约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