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吾家娇女本良善小说免费阅读-白颦顾尧最新章节

2020-03-22 12:03
吾家娇女本良善 截图1吾家娇女本良善 截图2吾家娇女本良善 截图3

白颦顾尧的小说免费阅读叫《吾家娇女本良善》,这里提供吾家娇女本良善阅读。白颦顾尧小说讲述:那年我和哥哥被祖母捡到了,就算我们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还是对我很好,还为我找了一个特别好的亲事,我不知道我与他会如何相处,但是他对我真的特别特别好。

精彩节选:

思绪回归,白颦看着眼前的首饰,慢慢拿起来轻轻别在了头发上,开始让丫鬟们给她上妆。顾尧说的对,既然想知道真相就不能畏手畏脚的,不管前方是什么,去尝试就好,不能留下遗憾。

丫鬟们有条不紊的给白颦打扮,把木盘内翠红的外衫套小心的在了白颦身上,为白颦带上护甲,最后把木盘内一条绿色的玛瑙项链戴在了她的脖颈。

白颦认丫鬟梳妆打扮完走到了后花园的一棵柳树下。梨树下放着一把老椅,椅子上有一把蒲扇。白颦见画师已经等待许久,对他微微颔首,向树下的老椅走了过去。

九隆听闻梳洗打扮完了又催了催白家那位少爷是否开始画了,就起身向后院走去。他刚踏进后院门栏,脚便走不动了,柳树下站着的那个人,是自己儿时至今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啊,一模一样,自己还是三岁小儿时,那时候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而那一年,小小的人却永远记住了西城的那位皇后。还记得她在宫里的花厅里等自己的夫君,也就是当今西城的皇上,她在花厅就坐在一把木椅上,手拿蒲扇轻轻的摇着,眉毛间是难得的享受,她看到满头大汗跑进花厅的小九隆,起身过来逗他。

“真是讨人喜欢,来,帮你擦擦汗。”皇后慢慢的擦汗,看着孩子可爱忍不住抱了抱。小九隆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妃嫔,可没有见过这样敢抱他的,自己虽然是皇子,可是母妃早逝,乳母毕恭毕敬,从来没有人把抱的这么紧。

皇后把小九隆抱在了腿上,轻轻的给他摇扇子,摇着摇着眉目间就多了些许忧愁。小九隆用手摸了摸了皇后的眉心,“你不要怕,宫里没人敢欺负我的,我皇兄可厉害了,我保护你,屋里的嬷嬷说皱眉头会老的。”说着手也没停,还轻轻的拍了拍皇后的肩膀。

皇后轻轻的笑出了声,一口亲在了小九隆的脸颊上,摸了摸他的头顶,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他的额头。;“小机灵鬼,这西南两城里啊就你能和他能逗我笑。怪让人喜欢的。”见这个娃娃一直打哈切,像是跑累犯困了。

皇后把小九隆侧着抱住轻轻的拍小九隆的背,给他哼着小调。小九隆头枕在皇后的胳膊上,闻着皇后身上淡淡的花香,向后望去,是一排的柳树随着风吹摇来摇去。慢慢的就睡着了。醒来的小九隆已经在卧房了,乳母见到西城的皇后抱着九隆时吓得腿都抖了,皇后则示意她不必行礼,小心的把这个孩子放在了乳母怀了。醒来的他脑海内全是皇后,一颦一笑到轻轻拍着背哄他睡觉。

‘啪~啪~啪~啪~啪~’

九隆不停的拍着手掌,看到白颦他想到会相似,却没想到能够还原的一模一样。

“白小姐,我九公子答应你的,绝对会做到,你只需配合我完成画作即可,我是写书人,你这画配上我这故事,定是经典。”九隆眯着眼看向白颦。

“我坐在这就好了么,还需要摆什么动作么。”白颦没有理会九隆所说,抬眼问画师。

“那拿起椅子上的蒲扇,背靠椅背,轻轻的扇一扇就好。”

画师抬笔慢慢的画着,九隆也不走,干脆搬了凳子坐在一旁看着,那种开心他形容不出来,好似失而复得,可却分不清那是什么样子的一种情感。

还记得儿时醒来之后才知道那是西城的皇后,那一年的皇后年芳才十八岁,可小九隆却看到了她十八岁的忧愁。他偶尔会打听她的情况,直到有一日,探子来报,说西城皇后染病薨了。他难受那之后的几个晚上都没睡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执着着一个已经嫁人的女子,直到长大看了诸多书籍,自己心里的那个线头才算慢慢理了出来,从最初见皇后的喜欢到长大慢慢演变的复杂情感,自己怕是在这些年,潜移默化的好似爱上了那个比自己大的女人。

九隆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八岁的白颦,却像是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白颦此时穿的衣服戴的服饰,全是九隆回忆里的那个样子,那个人的皱眉,还有身后飘动的柳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时候自己记得的样子。

查了八年了,总算找到了她的儿女,终于有人可以接下她的故事,可以被记住,西城隐瞒那么久的秘史,终于是可以被我写出来让人们都知道了。

白颦在画画期间瞥了一眼九隆,他思绪好似神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到自己马上就会知道真相了,这样就可以和自己的那个父亲所说对比,就知道事情是否真实了。

另一边白府内,白谦坐在书房内,眼前是桌案和笔墨,画师要求他拿笔写字就好,不用管他,也不知道姐姐搞什么名堂,莫名其妙的要作画,自己本来还和父亲约好了,这下去不了了。

这两日的白谦每日都小心翼翼的和父亲见面,就怕姐姐知道了要骂他。他内心自从见了父亲以后,好似变得有些叛逆,他想做的姐姐近来都会反对,姐姐受伤害自己却帮不上忙,在京城文人内,自己的声望也不像在鼓镇那样,也在一点一点下降。祖父说是把生意交给了姐弟俩,可是自己完全对做买卖的是插不上手也不懂如何管理下人,自己好像变得越来越没有用,诸事不顺又都毫无办法。

白谦越想越心烦,扔下毛笔走了出去,画师忙阻拦,白谦突然发起了狠来,推了画师一把;“我不想画什么画像,我本来今日所有的计划都被你打乱了!”

说完白谦转身走了出去。向着碧月斋走去。

“白小公子今日不是来不了了么,怎么这半天又过来了。”

紫鸳看到碧月斋内的白谦有些惊讶,因为今日想着白谦过不来,程正涛便安排了别的计划,江璃则把穆善叫了过来。这白谦突然又回来了。

“我爹那?”白谦问紫鸳。

“老爷听您不来就外出了,你坐下等等老爷吧,我去叫人通知他。”紫鸳带着白谦走向了较远的一个房间,防止碰到江璃和穆善。

穆善自那日后就时时刻刻都在怀念江璃,想着他,念着他,像个热恋的小姑娘一般,夜里辗转反侧等不及醒来要出宫去见江璃。天还蒙蒙亮,就迫不及待等在宫门前等待侍卫宫门开锁。

江璃这边被告知今天穆善要来,皱了皱眉,心烦的往外走,刚下楼梯,就碰到了往里进的白谦和紫鸳,白谦因心情原因一股脑的往里走,头也没抬。紫鸳对着江璃一笑,意思;“计划开始。”

自上次江璃对紫鸳坦白后,紫鸳细想了很久,明白在怎么怪江璃也没办法躲过程正涛最初的安排,于是决心帮助江璃一起完成大计结束后报复程正涛。两人计划以后,第一步就是先让白谦和白颦走进程正涛的计划中,让两人利用白家的势力帮助程正涛完成他的计谋。等程正涛得到一切时就是江璃和紫鸳复仇的时刻。

而现在,白谦这个诱饵就送上了门。

紫鸳带白谦走进二楼隔间,却没有走,她轻轻的坐在了白谦大旁边,然后给白谦沏茶,悠悠的热气漂浮了起来,白谦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陷入沉思,现在的自己必须要有改变,变得更强,可以保护姐姐,可以对白家起到助力,可以让文坛都认可自己,不能再留在姐姐的羽翼下了。

茶香扑鼻,白谦闻到茶香,转过视线落在了紫鸳身上。

“白公子你有心事么?紫鸳今日得空,愿陪白公子一叙。”紫鸳慢慢开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