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小说阅读

2020-03-21 09:01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全文讲述赵南笙厉少爵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阅读,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小说精彩节选:我在酒吧坐到了天明,神色恍惚的回厉家老宅,那时我还并不知道在老宅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
推荐指数:★★★★★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在线阅读>>

《假冒娇妻骗婚厉先生》精选:

我睨了一眼副驾驶上的乔欣,不冷不热的地开口:“在这之前,你怕是没有想到我们会坐在同一辆车里。”

乔欣指尖微顿,脑袋倚着车窗,笑看着我:“确实没有想过,不过赵小姐的车技不错。”

我知道她是指跟踪她的事。

我冷冷一笑:“没办法,想见乔小姐一面真的是太难了,潘子健将你当宝贝一样看护着,我只能出此下策。”

“哦?”乔欣笑意更甚:“这么说来,赵小姐在门外蹲守了不少日子,真是辛苦了,不知赵小姐相见我是为了什么事?我可不觉得跟赵小姐有什么话题可聊。”

可真会装蒜。

“没有话题可聊,乔小姐又为什么会同意上我的车?”眸中笑意更冷,我说:“乔小姐刚整完容就出来见秦天明,这事若是让在乎你的潘子健知道了,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一提到潘子健,乔欣波澜不惊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皲裂:“你威胁我?”

“这还是刚才乔小姐提醒的。”我冷呵一声:“乔小姐,喝咖啡还是酒?”

这个时间点,咖啡馆都关门了,只能喝酒了。

半小时后,我找了一个酒吧坐下。

凌晨四点多的酒吧已经没有什么人,我跟乔欣找了一处靠角落的位置,点了一瓶洋酒,却谁也没有动。

坐下来后,乔欣也不跟我兜圈子了:“你是想问我关于你孩子的事情吧。”

“是。”我盯着她,看着她这张整容后的脸:“这世上只有你才知道,你最好给我的是好消息,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乔欣闻言大笑:“赵南笙,你还真是病得不轻,你真把我当成了赵南茜?我是乔欣,只不过我正好知道一些你与赵南茜之间的恩怨,知道你冒充赵南茜躲在厉家,成了厉太太。”

“你觉得你这话的可信度有几分?”我冷冷的看着她,想起过去,胸膛里的恨意又蔓延开来:“你爱秦天明,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他,你看他的眼神骗不了人,我现在不管你是乔欣还是赵南茜,我只想知道我孩子在哪里。”

“死了。”乔欣忽然变得面色特别平静,语气也特别认真:“我亲耳听到潘子健跟赵南茜打电话询问你孩子的下落,你的孩子死了,赵南茜当初抱走你的孩子,大概是想报复你吧,你们姐妹之间的恩怨我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那孩子确实死了,先天性心脏病,出生后没几天就死了,对了,赵南茜并没有对你的孩子进行抢救,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死的,赵南茜的恶毒你是领教过的,她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先天性心脏病?

“不可能。”我的音量陡然间拔高:“你骗我。”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乔欣耸耸肩,露出同情的眼神:“我跟潘子健认识多年,也知道他喜欢赵南茜,喜欢到几乎变态,还知道他把人藏了起来,你现在做了赵南茜,正合了潘子健的心意,他不敢告诉你孩子的事情,怕你翻脸,到时候厉家追究起来,潘家够喝一壶了,我是看你可怜,才告诉你真相,毕竟我们都是受了赵南茜毒害的人。”

“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我双手撑着桌面:“潘子健对你的在意,你迫不及待的去找秦天明,这些都说明了你是赵南茜,一个人的脸可以变,可有些东西是变不了的,比如一些习惯性的动作。”

我的视线落在她的双手上,从进门开始,她的左手就一直紧捏着右手手腕,拇指一直摩挲着脉搏处,这是赵南茜习惯性的动作。

闻言,乔欣立即松开了手,那是下意识的松开,正好证明了她的心虚。

她的眸光有片刻闪躲,手摸着自己的脸,眼底划过一抹恨意:“你以为我愿意整容?那是因为赵南茜将硫酸泼在我脸上,毁了我的脸,我的手腕受过伤,也是拜赵南茜所赐,赵南笙,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乔欣,别再把我跟那个恶毒的女人扯在一起,你说的没错,我是喜欢秦天明,因为他让我觉得这世上是温暖的,我也相信迟早他会接受我,至于潘子健,我跟他不是你想象中的关系,我跟他是……”

她似乎意识到什么,有什么难言之隐,立马改了口:“总之,我是乔欣,请你认清楚,还有,我劝你也别跟潘子健来往过密,他这个人很危险。”

她今晚的每一个解释看起来都很完美,让人不得不信。

而且有那么片刻,我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谁。

如果她是赵南茜,她为什么不愿意回到厉家?而甘愿做乔欣?

恶毒的赵南茜也不会提醒我小心潘子健。

为了确认乔欣到底是不是赵南茜,在她起身准备离开时,我故意说:“厉少爵对囡囡的身世已经有所怀疑,囡囡是你跟秦天明孩子这件事,怕是瞒不了多久,事情一旦揭穿,囡囡在厉家的处境,她的结局,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赵南茜,你那么爱秦天明,我不信你真舍得不要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若是秦天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他一定很高兴,他是那么的爱你,为了你躲在简陋的出租房,为了你的幸福,忍痛看着你嫁给厉少爵。”

我的话成功的让乔欣凝住了脚步,她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有嘲笑讽刺,有意外惊愕。

她忽然笑了:“你病的还真是不轻,还将我当成赵南茜,我爱秦天明,不管他以前喜欢的人是谁,至于囡囡,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现在你是赵南茜,赵南茜给厉少爵戴的绿帽子,事情败露后,后果也是由你承受。”

我从乔欣的眼神里没有看到她对孩子的一丝担心,如果真是赵南茜,她这么费劲心力生下来的孩子,冒着被厉家发现的风险让厉少爵喜当爹,她不可能这么淡定。

她的反应将我心里最后一点信念击溃。

我所有的猜测都错了。

一夜的跟踪,我在乔欣这里竟然毫无收获。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毫无办法。

我总不能把人给扣下来,逼她承认自己是赵南茜。

不,也不算是毫无所获,从乔欣这里知道,我的孩子确确实实死了。

先天性心脏病,赵南茜对她没有施救,眼睁睁的任由我的孩子死去。

恨意又在心底加了一层。

我在酒吧坐到了天明,神色恍惚的回厉家老宅,那时我还并不知道在老宅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