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爹地快追:妈咪要逃跑墨锦年夏芷安小说第13章

2020-03-21 06:02

爹地快追:妈咪要逃跑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爹地快追:妈咪要逃跑》是来自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墨锦年夏芷安,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明明只想当个小保姆,图个温饱而已,怎么就被两个小包子穷追不舍,身后还有大包子对她虎视眈眈!“妈咪,我们零花钱归你。”“妈咪,爹地也归你。”某男一手拎着一孩子,悠闲问道:“财色兼收,感动吗?”夏芷安瑟瑟发抖:“……”不敢动!!新婚夜——墨总神色淡定:“协议结婚,别对我有非分之想。”当天晚上,夏芷安满脸通红跑出,“到底谁对谁有非分之想啊!

《爹地快追:妈咪要逃跑》 第13章 壁咚 免费试读

犹如一道滚滚天雷当场劈中了夏芷安的脑袋,她顿时石化,绝对没想过住进墨家会遇到的第一件倒霉事,竟然来自于孙明珠?

她推了孙明珠?荒谬!不就是看到墨擎琛出来,所以想陷害她吗?很可惜,夏芷安不打算背这个黑锅。

“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夏芷安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墨擎琛,她知道墨擎琛看不顺眼孙明珠,但是也未必有多看得顺眼自己,所以夏芷安完全摸不准墨擎琛的态度。

“你居然敢做不敢当!”孙明珠吼道。

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且不说孙明珠对墨锦年和墨锦糖这两个小孩有几分真心,但她很清楚,这两个小孩在墨擎琛心中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她必须让墨擎琛觉得夏芷安这个人人品有问题。

毕竟谁也不放心让一个人品有问题的人接近自己的孩子吧?言传身教,这种人对于还没有是非观的小孩来说,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我明明就感觉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当时只有我跟你,不是你又是谁呢?”孙明珠看向夏芷安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困惑和恐惧,虚弱的问道,“夏芷安,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真的没想到你的心坏成了这样!”

对于孙明珠的指控,夏芷安只觉得这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就因为怕她勾引墨擎琛,就这样污蔑她?孙明珠究竟知不知道,这不仅会害的自己没了工作,若是指控成功,自己还得赔偿不小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事实是我们拉扯的时候,你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我没有推你,你根本就是撒谎!”

“我撒谎?”孙明珠提高了音量,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说道,“夏芷安,你别以为没人看到,你就可以胡说八道了,人在做,天在看!”

她居然有脸说这句话?简直不可思议,跟这种没有廉耻心的人有什么道理讲得通?

夏芷安很清楚,这场变故最终拥有发言权的人是现在正沉默不语的墨擎琛,他才是关键,于是她走到墨擎琛面前,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没有推她!”

事情到了这一步,孙明珠岂会放弃?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自己正在流血的额头,也不顾浑身的酸痛,艰难的扶着扶手,一步步走上了楼梯,终于站在了墨擎琛的面前。

“阿琛……”再开口的时候,孙明珠已经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女人的心太黑了,居然对我下这样的毒手!”

墨擎琛仍旧是沉默的看着两人,目光在她们之间来来回回,好像在审视着她们,分辨究竟谁的话更可信一些。

对于真正撒谎的人而言,这样的眼神非常有压力,孙明珠好似坚持不住了一样,扶着自己的额头就要往墨擎琛怀里倒去,“阿琛,我的头好晕啊,我感觉我眼前的东西看着都是模糊的……”

孙明珠这副狼狈的模样,虽说还不至于吓到墨擎琛,不过也够让他觉得恶心的了,在孙明珠即将倒入他怀里的前一秒,墨擎琛飞快的闪身躲开,那样子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墨擎琛躲避的动作虽不明显,却还是被孙明珠察觉了,她又伤心又委屈,觉得额头上的伤越发痛了起来。

不过,孙明珠到底是墨锦年和墨锦糖的亲生母亲,凭这一点,墨擎琛也不会让她真的有个好歹。

“管家!”墨擎琛喊道。

“来了来了!”中年男人迅速出现,其实他已经躲在暗处看了好久,只觉得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你还愣着干什么?”墨擎琛呵斥道,不耐烦的吩咐,“赶紧叫司机把人送去医院!”

管家遭遇了一波无妄之灾,心里对这两个女人更加不满了,他满口答应着,赶紧又让人去找司机,看到旁边脸色愈发难看的孙明珠,试探着问道:“孙小姐,您……”

孙明珠不死心,如果自己走了,那不就剩墨擎琛和夏芷安在一起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尽情的抹黑自己,不行!不能让她占了先机。

“阿琛,我一个人好害怕,我头好晕,你说我会不会脑震荡了?还有,我身上也觉得好疼哦……”

好一副柔弱的形象,虽然从楼梯上摔下去是挺吓人的,可这不是孙明珠咎由自取吗?

夏芷安看她这个演技,觉得这人不去演戏真是屈才了!

果然,墨擎琛根本不为所动,他听得懂孙明珠话里话外的暗示,但偏偏不接招,只说道:“你放心,我让管家跟着你一起去,他会处理好所有事情的。”

“是,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旁边的管家非常有眼力见儿的说道。

孙明珠再不满意,也不敢在这时候任性胡闹,只好说道:“阿琛,我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完了我就回来找你!”

说完,她恨恨地瞪了一眼夏芷安,才不情不愿的跟着管家离开,扶着墙走路的样子好不凄惨。

只可惜了,根本就不会有人心疼,更没人觉得她可怜。

之所以让人送孙明珠去医院,就是因为墨擎琛想把夏芷安单独留下来问话。

“跟我来书房。”墨擎琛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毫无温度。

夏芷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墨擎琛这是在跟她说话,她亦步亦趋的跟在墨擎琛身后,先前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又出现了……

似乎只要这个男人黑着一张脸,冷声对她讲话,眼神如古井般不见波澜的时候,夏芷安就特别容易紧张,尽管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强悍了……夏芷安再一次清晰的认识到。

进书房这一路上,夏芷安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她构思了无数种向墨擎琛解释的说法,但心里还是毫无底气。

“真的不是——”刚进书房,夏芷安话还没说清楚,就感觉到巨大的阴影将自己笼罩。

墨擎琛关门,把人怼在门板上,动作一气呵成,那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壁咚的姿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