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愿卿世世安歌小说免费阅读-姜宸古逸最新章节

2020-03-20 18:03
愿卿世世安歌 截图1愿卿世世安歌 截图2愿卿世世安歌 截图3

姜宸古逸的小说免费阅读叫《愿卿世世安歌》,这里提供愿卿世世安歌阅读。姜宸古逸小说讲述:他一睡就睡了五年之久,之期间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五年,外面的世界都不知道发生多大的事情了,他还忘记了那个对他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个人。

精彩节选:

江骆文起身,放下杯子,理了理微微敞开的衣服。他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衣服,让姜宸换上。

两人收拾妥当后。

江骆文便领着姜宸往竹林深处走,竹林深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两人在竹林与树林交接的地方停下。

“哎~~~不行了,走太久了,累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

姜宸像一滩泥瘫坐在石头上,他取出身侧的用竹子制成的水壶,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水。

江骆文还是和进竹林前一样,风度翩翩,这点路程对他来说,不足挂齿。他走到姜宸身边,踢踢姜宸的脚,催促道

“快起来继续赶路,天黑之前,我们必须进到树林深处,找到花辞树。”

姜宸起身,把被自己扔到一边的包裹扛到身上,怨恨的盯着江骆文越走越远的身影,咆哮道

“阿文,你说的轻巧,你来背这些东西啊???站着说话不腰疼,哎~你没事带那么多东西干嘛?”

江骆文停住脚步。姜宸见此,故意放慢步子,好半天才走到江骆文身边,

“这这这,,,,”

看到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姜宸腿肚子都在打颤。可为了面子,姜宸很快恢复镇定

“阿文,你不会是要到悬崖那边去找花辞树吧?”

“嗯。”

江骆文的回答,他看着强装镇定的姜宸,失笑

“阿宸,你怕高啊?”

“怎么会?你也知道我没有灵力,待会还要劳烦你将我带过去,,,”

姜宸不知江骆文的修为如何,有些犹豫地问

“,,,以你的修为,带我过去应该不难吧?”

“可以,没问题。”

江骆文胸有成竹地回答,让姜宸有些安心。江骆文手里聚起蓝光,嘴里念着不知名的解语,悬崖上空,一道结界被江骆文打开。结界开口,出现一条天梯。

姜宸跟在江骆文身后,灿灿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这里真美。”

“以为什么?”

“没什么?”

姜宸有些尴尬地撩撩前额的碎发,他本来以为江骆文会带着自己飞过悬崖,飞到对面的山顶去,没想到啊没想到。

看到姜宸摇头叹息,江骆文问道

“怎么了?”

“啊??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觉得胸口有一股力量想要迸发出来,可是又被什么东西压制着。”

姜宸拍拍胸口,想要驱走身上的不快。

江骆文把着姜宸的脉搏,

“脉象平稳,无事。是你体内的灵力被这里的至纯至圣的灵力压制了,等我们找到花辞树,用了花辞树下的茨华草,就可以把你体内的灵力压制下去。”

“我体内的灵力?”

姜宸心底闪过一丝喜悦,他跟紧江骆文的步伐,顾不得身上的包裹有多重,他拍拍胸口,向江骆文比划

“阿文,你是说,我体内有灵力?”

“嗯。”

“可是之前,江老先生,安歌,不是都说我武功,灵力尽失吗?”

江骆文微微蹙眉,思索一番,说道

“阿宸,他们骗你的,若是让人知道你有灵力,怕是会有更多人追杀你。昨日在冰潭,你差点走火入魔,就是因为你体内有一半至纯至圣的灵力被吸走,只剩下一半至纯至魔的魔力。如果不及时压制你体内的魔力,怕这天下会不太平了。”

“那一半至纯至圣的灵力,就是被三主教吸走的吗?”

姜宸听到自己还有灵力,心里本是兴奋的,可这兴奋并未维持太久,就有听到江骆文说自己以后会变成危害苍生的祸害,心里拔凉拔凉的,还不如继续睡着好了。

“那日三主教明明只是放了我的血,并没有其他动作,我体内的灵力怎么会被他吸走了呢?”

江骆文摇摇头,话语间满是疑惑

“我也不清楚,上次和你分,,,,,师傅与你分开后,我便随着师傅回了京城,期间一直准备为你疗伤的事。”

江骆文生怕自己错过其他细节,他继续问姜宸

“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放血,灵力是不会随着鲜血流走的,阿宸,你在落水村还遇到什么怪事吗?”

姜宸又一次回忆那几日的情景,

“唯一让我感到古怪的是那张白玉床,当时靠近那张床,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江骆文心里隐隐猜到白玉床的真正作用,但也不确定

“等我们把这边的事办妥,就去落水村看看吧?”

“好。”

姜宸有气无力的回答,身上的行李越来越重,姜宸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天色渐暗,月亮还未升起,姜宸从包里找出火折子,借以照明。两人继续往前走,越往树林深处光线越暗。姜宸手里举着的火把在黑暗中极为耀眼,很快,便引来许多通体晶莹的飞蛾,飞蛾绕着火把做螺旋状盘旋。姜宸小心翼翼地举着火把,生怕一个不小心,火焰会伤到这些飞来飞去的小精灵。

“阿文,你看。”

姜宸被眼前犹如仙境般的美景震撼到,在两人不远处,一棵参天大树发出柔和的绿光,树冠,一朵朵白色的花朵向着当空皓月慢慢绽放,散发出淡淡的琥珀色光芒。刹那间,以大树为中心向四周,所有的花花草草树树,都散发着各自独有的光芒。整片树林不再黑暗。

姜宸急忙灭掉火把,他伸手,想摘下头顶一片发光的瞧瞧,却被江骆文制止。

“不要乱动,这里并不像我们看着这么安全,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危险,不管白天黑夜,但凡有人入侵,都会受到它们的攻击。”

姜宸立马缩回手,对江骆文的话,感到困惑

“我们怎么看也是入侵的吧?怎么不见它们攻击我们?”

江骆文打趣道:“怎么,你希望它们攻击我们?”

“当然不是,我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姜宸从来就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之人,树林里的生灵没有伤他,他也不会无故去打扰它们。姜宸走在前面,时而弯下腰,时而侧着身子,时而跳起来。就这样,使出浑身解数,用了各种滑稽的怪姿势来到大树下。姜宸回头,看到江骆文有条不紊,翩翩公子般走来,姜宸竖起大拇指赞叹

“阿文,我发现你不管到哪里,都是这样,风度翩翩,清隽雅之。”

“呵呵呵~~~阿宸,你也可以。”

江骆文又被姜宸夸了,心里别提多开心,要知道以前的姜宸只会吐槽他。江骆文取下姜宸身上的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姜宸还没凑近仔细瞧,便闻到盒子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

“这是乾姬盒?”

“嗯,这是母亲留给父亲的,乾姬盒可以收集天地间至纯至圣的灵力,阿宸,有了它,你体内的魔力就可以被压制了。”

江骆文把手里的乾姬盒放到姜宸眼前,让姜宸看清盒子上的纹路,江骆文叮嘱道

“阿宸,记好乾姬盒上的纹路,乾姬盒之所以被成为宝物,全归功于盒子上的纹路。”

“这是,,,灵纹?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姜宸不确定,只是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是啊,阿宸,来,把你的血滴到盒子里。”

姜宸用匕首划破自己的手,鲜血一滴一滴滴到盒子里,当鲜血把盒子底部铺满。江骆文便取出包裹里的止血药和纱布,为姜宸包扎伤口。做完这些,江骆文来到花辞树下,用灵力幻化出一把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的剑,剑柄处,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剑尖在花辞树树干上划下一道痕,江骆文用灵力把乾姬盒里的血引入树干里。盒子里的血都引完后,花辞树的伤口迅速愈合。树底下的茨华草变换着光芒,光芒越来越耀眼。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这耀眼的光芒才渐渐淡去。

花辞树树冠上,一朵雪白的辞树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结果。

江骆文和姜宸一心都在辞树果,根本没有注意到附近有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自己。

江骆文起身欲摘辞树果,却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抢先,那人向江骆文打了一掌,飞身来到树冠摘下辞树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