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大人请自重》小说沈小棠宁云深-金主大人请自重小说阅读

2020-03-20 18:02

小说《金主大人请自重》的主人公是沈小棠宁云深,为您提供金主大人请自重沈小棠宁云深小说阅读。金主大人请自重沈小棠宁云深小说精彩节选:又过了些日子,沈小棠天天就吃喝玩乐混日子,忽然叫花子兴高采烈的来找她,一个一个将她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金主大人请自重
推荐指数:★★★★★
>>《金主大人请自重》在线阅读>>

《金主大人请自重》精选:

又过了些日子,沈小棠天天就吃喝玩乐混日子,忽然叫花子兴高采烈的来找她,一个一个将她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沈小棠还以为他们又要来敲诈她的钱,虽然都是小钱她不在乎,但是一直被人敲诈还是有些不爽:“你们事情都没帮我办好,还有脸过来向我讨赏?”

“沈姑娘误会了,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找到穷书生了!”叫花子们一起说,沈小棠好不容易才听清楚,顿时喜笑颜开:“真的?”

“那时那是!在那边呢,已经放榜了,穷书生中了探花!”叫花子连忙道。

“真的?哪边哪边?”沈小棠问。

叫花子连忙指了路。

她还没听叫花子讨赏就飞奔开去,子砚在后面追着她跑,重重叹了口气。他明明已经天天陪着她吃喝玩乐了,可她心里不还心心念念的想着宁云深?由此可见,没有朋友无聊都是瞎话。

沈小棠一路飞奔到放榜的墙上,确实看见“宁云深”三个字在探花旁边,虽然只是第三名,但是对于沈小棠这种琴棋书画样样都不会的人来说已经非常厉害了,当下就忍不住大喊起来:“宁云深!宁云深在哪里?你们看见宁云深了吗?”

一般人推推嚷嚷地挤到榜单前看,有的考了十几年都没有中,面露老态的书生要不老泪纵横,要不眼睛往上一翻,白眼一露就厥过去。沈小棠摇了摇头走出来,子砚在一旁等着她,她感慨一句:“唉。”

子砚以为她同情,幽幽反问:“小姐为何叹气?”

沈小棠神情复杂,说:“唉,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讽刺得紧。”

“小姐为何如此说?”子砚反问。

沈小棠情绪变得低落,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眉眼低垂的样子温柔又好看:“你不知道,从前我们村上有个书生,一直考一直考,考了十来年,把妻儿寡母留在老家,女人家带孩子不容易,他们一家子过得苦,偶尔我就接济接济,后来男人从楚京回来时鬓角都已经有几根白头发了,我看着哭笑不得,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但也想着,这下子好了,一家子终于可以团聚了。谁知道第二年,那男人还不死心,拿了家里好不容易攒下来准备盖新房的钱又要去赶考,可他那资质,考了十几年都考不上,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然后那家女人就来求我,我一时心软就给答应帮忙劝劝他,可是劝不动,后来就帮忙给他买了一个官职,骗他说中了秀才。原本在当地衙门里跑跑腿也是挺好的,谁知他一高兴,中风了。”

沈小棠看着子砚,然后又望了望没有高中而昏过去的白发苍苍的中年男人,摇摇头,“你说这讽刺不讽刺?许多事情大抵不必这么执着吧,如果能回到家里和妻子种种田耕耕地,过过平民百姓的小日子也未尝不可,想要进京赶个考,家里得吃糠咽菜,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他赶考……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子砚惊讶地看着沈小棠,没想到她竟然还有一番这样的言论,完全不同于世人。看来他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姑娘看着傻乎乎的,其实并不傻,大抵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吧。当下也附和的笑了笑,同时也委婉的反驳:“但是你也想想,他们从小到大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便是读书,十年寒窗,这份付出所造就的执念,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化解的。”

“也是。”沈小棠点点头,“但凡是也要想得开,千万别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

“好了,不感慨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和磨难要经历,在自己的路上救赎吧。”子砚道,哪怕是家财万贯的沈小棠,也依旧需要救赎,你看,她这不是命里有劫,活不过三十岁吗?

两人优哉游哉的往回走,到底是话题沉重了些,此时只是不痛不痒的闲聊着。

此时路上从皇宫方向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路上的行人也都放下手里的活,兴奋的伸长脖子朝皇宫方向看:“状元郎来了,状元郎!”

只见官差抬着一个巨大的牌匾,写着“状元”二字,后面还有人抬着八抬大轿,看样子应该是来接状元郎的。

状元郎身后还有两匹马,马头上系着一朵丝绸做的大红花,那估计就是榜眼和探花准备的。

沈小棠开心的跳起来:“探花,宁云深是探花,我们跟着马走一定能找到他。”

“呵呵……”子砚皮笑肉不笑的嗤笑一声。

没一会儿就有人高喊一声:“探花郎在这里,探花郎!”

宁云深还是同从前一样,穿得破破烂烂的,但是生的白嫩如玉,格外好看。桥廊上的姑娘早已打扮的花枝招展,看见状元郎过来就开心的大笑吸引状元的目光,是不是把手绢丢下去,看见宁云深长得好看,也喜欢得不得了,有些姑娘居然将头上的绢花摘下来丢给他。

沈小棠笑起来感慨:“楚京的姑娘就是比我们那乡村自里的姑娘开放,胆子也大了许多,哪怕这样也不给人轻浮之感,倒是可人啊!”在她心中,勇敢追求是一种美得。

沈小棠没有站在高处,也没办丢手绢丢绢花,她撩起裙摆撒丫子就追着宁云深的马一路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宁云深,宁云深!宁云深你等等我……”

子砚追在她身后,冷不丁地问:“刚刚你还说凡事要想开,千万不要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里去呢?你为什么对宁云深这么执着?”

宁云深听见沈小棠的声音,瞪大了眼睛一夹马腹,想要赶快逃开,千万不能被沈小棠抓住,谁知道他们被众人围着,马儿本来就有些受惊,此时宁云深一夹马腹它立马就冲出去,在街上穿来穿去。

众人为了避开马儿四处散让,闹得街上鸡飞狗跳。

沈小棠叫嚷着追着他:“宁云深你别跑啊,你跑什么跑,我又不吃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