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逆穹苍全文免费阅读-天逆穹苍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20-03-20 12:06

《天逆穹苍》是枯崖雨墓创作的都市热血小说,主角:谭云,作者:枯崖雨墓。本文学为您提供天逆穹苍全文免费阅读,天逆穹苍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谭云在结婚当天,被自己的妻子背叛,他重生回了婚礼那天,将事情翻转,从此谁也不能伤害到他,还有他的亲人。

天逆穹苍
推荐指数:★★★★★
>>《天逆穹苍》在线阅读>>

《天逆穹苍》精选章节

看着司徒剑南惨不忍睹的尸体,司徒天伦悲愤欲绝!

他怎么都没想到,爱子居然会死在谭云手中!

“剑南……”柳如烟眼泪婆娑,美眸中充满了深深地悲恸之色。

谭长春、谭峰、冯静茹,震惊而激动的望着谭云。

“少爷威武!”

“少爷威武!”

谭家二百名侍卫,崇拜的望着谭云,情不自禁的高声呐喊。

在所有人的眼中,谭云变了。他不再颓废,不再是世人眼中的废物!

“儿啊!你放心,爹一定亲手给你报仇,让谭家所有人给你陪葬!”

司徒天伦抹去泪水,盯着谭云,嘶吼道:“杂碎,纳命来!”

司徒天伦长袍舞动,顷刻间,右掌凝聚出一团灵力光球,带着狂暴的气息,朝谭云挥掌拍去!

灵胎境八重实力,毫无保留!

谭云神色凝重,不闪不躲,一股股金色灵力自体内涌出,围绕周身极速旋转,宛如一尊金色战神,驻足于天地间!

“吼!”

谭云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倾尽全力的挥出了右拳!

“砰……嗡!”

拳、掌相击的瞬间,狂烈的能量风暴,犹如一轮骄阳轰然绽放,爆发出耀眼刺目的光芒,使得众人忍不住纷纷侧首,眼前陷入了短暂的黑暗。

“咔嚓!”

当光芒溃散时,随着一道清晰的骨裂声,司徒天伦神色骇然的连连倒退五步,才站稳身体。他的右臂严重变形,一截森森白骨,鲜血淋漓的刺出了皮肤,显得格外瘆人!

显然,他的右臂被谭云一拳重创!

“刺啦……”

谭云在地上倒滑数丈后,脸色苍白的站稳身体,一缕缕血液顺着嘴角,滴落在地上。不仅如此,他的右手虎口崩裂,血流潺潺!

“司徒贤弟,为兄助你一臂之力!”柳博义难以置信的盯着谭云,面色阴沉的提议道。

他内心震惊已极,若非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谭云一拳可以废掉司徒天伦右臂的事实!

“不必柳兄出手,我要亲手宰了他为我儿报仇!”司徒天伦果然拒绝。

紧接着,他双脚踏地,纵身跃起十丈,左手乾坤戒青光闪耀间,带起一道霸道十足的剑芒,气势汹汹的朝谭云当头立斩而下!

“鸿蒙神步!”

谭云神色一肃,化为一抹残影出现在三丈之外!

“你只是灵胎境六重,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司徒天伦勃然大怒。他明白谭云定是修炼了,某种身法法术!否则,以谭云的境界,速度根本远远不及自己!

“咻咻咻……”

司徒天伦遏制着满腔怒火,身影频频极速闪动,挥出一道道凌厉的剑芒,朝谭云接连斩杀而去。

由于谭云境界比司徒天伦低了两重,尽管他施展了鸿蒙神步,可躲闪速度,依旧比司徒天伦慢了些许!

“扑哧、扑哧……”

谭云狼狈不堪,躲闪不及,血液飙射中,全身布满了数十道伤口。

“云儿……”谭长春、谭峰、冯静茹,绝望中泪流满面!

“去死吧杂碎!”司徒天伦从低空飞射而下,闪电般朝谭云咽喉刺出一剑!

一剑锁定住了遍体鳞伤的谭云。

谭云避无可避,躲闪不及!

“就是这个时候,鸿蒙神瞳!”

骤然,谭云双目变得深邃起来,一抹妖异的红芒自瞳孔中一闪而逝时,他猛然抬首凝视向司徒天伦!

“轰!”

司徒天伦与谭云相视之际,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肆虐着脑海。他刺出的一剑,尽管抵住了谭云的咽喉,冰冷的剑尖刺破了咽喉皮肤,可始终没能再刺出分毫!

“不好,瞳术!”司徒天伦脊背发寒,这时,他耳边回荡着柳博义,歇斯底里的大喊声,“司徒贤弟,快闭上眼睛,躲开啊!”

司徒天伦豁然清醒时,浑身是血的谭云已经跃到了他的头顶上空,一脚朝他头颅狠狠地跺下!

“咔嚓!”

司徒天伦惊恐侧首,躲过了爆头厄运,但他的右肩却被谭云跺爆。整条血淋淋的右臂,飞离了身体!

“啊!”

司徒天伦惨叫时,身负重伤的谭长春,突然持剑偷袭,一剑从司徒天伦后背插入,剑尖刺穿心脏后带着一股血液,从其胸膛洞穿而出!

“我……不甘……”司徒天伦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艰难的回首望着柳博义,一股股血液从他口腔不断的喷薄而出,“为我报仇……”

“我会的……我会的!”柳博义看似难过,实则内心兴奋不已。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司徒天伦死了,待自己再灭掉谭家,那自己便可吞并谭家、司徒家族的产业,成为望月镇霸主!

“谢……谢。”司徒天伦话罢,回头盯着谭云,断断续续的道:“杂碎……若非我大意,我怎么可能会被你瞳术迷惑神智……”

谭云冷漠无情的来到司徒天伦身前,声若蚊蝇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孤单的,待我解决了柳博义,你们司徒家族无论男女老少,都会到地狱陪你的!”

“你、你不是人……”司徒天伦话音未落,谭云一拳朝其头颅砸下,头颅西瓜般爆裂!

此刻,谭云胸膛、双臂、伤腿上,剑伤纵横、皮开肉绽,血液沾湿了长袍。

“云儿,你伤得要不要紧?”冯静茹爱子心切,抽噎 询问道。

谭长春、谭峰亦是焦虑不安的看着谭云。

谭云忍着浑身剧痛,向三人投去了安心的笑容,掷地有声道:“娘,这么多年来,孩儿被人称为废物,给您和爹、爷爷蒙羞。虽然你们从未责怪过我,但我知道你们心里也不好受。”

“娘,如今是孩儿报答你们的时候了,孩儿还是那句话,有孩儿在,我谭家就绝不会灭亡!”

“从今以后,谁敢犯我谭家,虽远必诛!”

闻言,谭长春、谭峰、冯静茹,早已泪流满面……

“呵呵呵呵,好一个虽远必诛。”柳博义合上眼睛,猖獗大笑,“你以为能杀了司徒家主,就是我的对手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不与你对视,你的瞳术便对我无效,我看你如何杀我!”

说着柳博义释放出了灵识,笼罩着放整座谭府,脑海中浮现出了与谭云的对峙画面!

“没有瞳术,老子照样杀你!”谭云厉呵话罢,大声道:“爹,借您上品灵兵长剑一用!”

“咻!”

谭峰右手一挥,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射向谭云。

谭云探出右手,接住长剑后,浑身灵力盘绕,残影重重间,带起一蓬耀眼的剑幕,朝柳博义笼罩而去!

推荐阅读: